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真戏假做(4)

我觉得...应该没人记得这篇讲了啥了【是个演员AU... 

放个传送门  1   2   3

=====================================

那天收工很早,Reese到最后右手腕肿的很高,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利索。此前两人拍戏效率一直都很高,一条过的情况并不少见,所以没人担心Reese的手腕会拖慢进度,导演索性就关机让大家都下班了,想了想又给两位主演放了一天假。

Finch下戏后显得心不在焉,拿着水杯一口一口地喝水。Lambert收拾零碎的用具时和Tao打了照面,两人之间的气氛显然不能算是友善。Tao趁着没人注意朝着Lambert翻了好几个白眼,故意把手里的东西弄得咣咣作响,好像要起义一样。

“Tao.”Reese闻声走过来扑灭了还在酝酿中的战争,用没肿的左手拍着他的脑袋把助理赶到一边去了。

Lambert一手搭着Finch的外套,另一只手提着黑色大包,郑重其事地又给Reese道了个歉。高大的男人摇摇头示意不用在意,他的右手包得像个象腿,看上去不像是被击伤而是直接被Finch打骨折了一样。

“只是看上去很糟糕。”Reese挥舞着右手以显示它依旧具有原本的功能,Tao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又磕到旁边的凳子,推着他的背让他赶紧上车回去。

Reese示意Tao在等一会儿,走到Finch那里用左手在他眼睛前面晃了晃:“我没事,别担心。”

“我很抱歉Reese先生,我应该多练习甩棍的用法的,但是...”Finch语速很快。

“又不是在拍打戏,练甩棍干什么,”Reese笑了出来,摁住小个子的肩膀,“我现在回去休息,后天开拍前就会好了,只是擦伤而已。”

“那么后天见,Reese先生。”Finch说,还是担忧地看了Reese的左臂一眼。

*

Reese回到住处隔着大门就听见Bear在门里侧蹦跳和哈气的声音,马里努阿犬在显然因为终于有人回来陪它而变得过于激动。

“Bear,乖一点。”Reese在开门时说。大型犬在主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在视野里时就扑了上去,完全忽视了刚刚的命令。Reese不得不向里侧身护住手臂,结果Bear直接蹿到了背上扒着他的肩膀不肯下去。

“你再不下来就没有零食吃了。”Reese说,同时决定把Bear送走几天。拍这部戏要小半年,没时间把它照顾得妥帖。

他在橱柜里找出一袋泡面,水烧开的时候决定再加两片培根肉进去。他是左撇子,演Hobbes时由于角色设定而一直在用右手。所以即使右边被包得结实,用另一只手做好的泡面看上去也卖相不错。Bear在旁边吐着舌头流口水,鼻子一拱一拱地闻着空气里的香味。

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Lionel Fusco的大头照出现在屏幕上,Reese摁了接听后开了免提,一边咬着培根一边说话:

“Lionel?我刚要找你,帮我把Bear带走养几天吧。”

“你胳膊在片场被打断啦?”Fusco也没打招呼直接问。

“击伤,让你失望了,”Reese说,“你怎么知道的?”

“Gossip都推送消息啦,说被Harold Finch打的,文章里还写他可能是在和你争男主位置。最后还附了三张照片,你右胳膊和象腿一样。”Gossip是一家娱乐小报,Lionel热爱浏览并且是他们手机应用的忠实使用者。

Reese被面条烫到皱起了眉,出片场的时候他都没察觉到被偷拍了,应该加一件风衣把手遮起来的。

“假的,别管那个,”Reese舔舔嘴唇,“你现在来把Bear带走吧。”

Fusco抱怨了两句为什么不是Reese送过来,但还是换了衣服去车库发动车子。

*

面条还剩半碗,培根还有一块盖在上面没动,但Reese没什么胃口了。他翻联系人列表,点开Harold Finch的名字,想了一会儿才拨号。

“Reese先生,你好。”两声之后就接通了,Finch的声音传过来。

“别放在心上,”Reese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刚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另一个电话打进来,“是经纪人,你先挂吧我过会儿再打给你。”

“好的。”

Zoe Morgan是Reese在的公司最好的经纪人,她的声音听上去意外地轻松:“知道下戏之后穿大外套的重要性了吧,别总是要保持风度只穿衬衫。”

“小报记者是在编故事。”Reese说。

“他们哪次不是,不做编剧可惜”,Zoe顿了一下,“不过这次不用发声明,戏才刚开拍就有热点话题,我们还得谢谢狗仔。”

“但是击伤是意外,这是在中伤...”Reese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是假的。Finch先生从来没和合作的演员起过纠纷,大家都知道,没关系,”Zoe挥挥手,“你好好休息,后天胳膊就是肿也得继续上。”

Reese挂了电话后又拨给Finch,还是是响了两声后被接起。

“你好,Reese先生。”

“你不用每次接电话都这么正式地问好,Finch。”Reese说,然后他又说了一遍对不起。

“那么你也不用每次接电话都对我道歉,Reese先生。”

“我的经纪人说这次不会发表声明。”

“免费制造热度,我知道,我也是这么被告知的,”Finch说,“希望我们拍完后电影能顺利上映,这样票房能因此高百分之五十。”

“也许是百分之六十。”Reese笑了起来,摸摸蹭过来的Bear的脑袋,大型犬舒服地轻吠了一声。

“你在养狗?”Finch显然是听到了Bear的声音。

“叫Bear,马里努阿犬。”

门铃响起来,是Fusco到了。Reese做了个“该死”的口型起身去开门,为什么和Finch通电话要被打断这么多次。

“我想我该挂了。”

“抱歉,是朋友来接Bear走,我五分钟后打给你”,挂断前Reese又添了一句,“再一次。”

Reese把Bear的软垫、玩具、喂食和喂水的碗还有狗绳装进大包里,然后又拿了一袋没拆封的2.5千克装狗粮一起塞给Fusco.

“你的狗出门东西比我还多。”Fusco撇嘴,Reese因为工作常把Bear扔给他,每次来接马里努阿犬都和小型搬家现场一样。

“因为你生活得太粗糙,Lionel. 感谢你照顾Bear,现在走吧。”Reese说着抱了抱Bear,然后把一人一狗请出去关了门。

Reese再拨回去的时候依旧是两声后被接起:

“你好,Reese先生。”

“你好,Finch先生。”Reese回。

“我听出你的意思了。”Finch说,但这是习惯,习惯很难被改掉的。

“那我祈祷也能尽快习惯你每次正式的问好。”

Reese边说话边用手指敲着装面的瓷碗,突然有了个主意:“明天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你的手...Reese先生。”

“就是为了我的手,Finch. 让他们看看我的手并没有被‘打断’,我们也并没有‘不合’。”

“如果你坚持的话,”Finch叹了口气,“那么我同意。”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