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The Growing Issue(17)

Reese半夜时醒了一次,迷迷糊糊想起Harold睡前给自己的那个拥抱。他身上都还是湿的,被少年环住的时候脑子里在想这下不用拿毛巾擦了。他翻了个身,看到Harold在另一张床上睡得很沉,但即使如此呼吸也还是轻轻的。

Reese在个人生活上再迟钝不过,但即使如此他也能从这个拥抱中察觉到少年秘而不宣的心思。他活了三十多年,在感情上喜欢也好讨厌也罢,从来不惮于表达,但这一次他开始手足无措。Harold在他怀里停留不过一秒,他的心脏就拧得血滋滋往外渗。

男人在黑暗中叹了口气,又翻了个身把Harold移出自己的视线,决定到天亮时再想应该怎么办。

“Reese先生?”Harold根本没有睡着,他听见Reese叹气后犹犹豫豫地开口。

“嗯。”Reese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

Harold沉默了一会儿,后来索性坐了起来。他本来准备拧开床头灯,后来又放弃了。两个人在黑暗里仿佛在对峙,谁都没有先开口。最终还是少年先开了口,深吸一口气要给勇气充值一样:

“我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Reese先生。”

“噢,我还没来得及...”男人听完后立刻开口,Harold的语气让他有一种“必须打断他”的预感。

“我让Nathan把本来给我的股权全部转到你名下,”Harold没理会Reese接着说下去,他怕自己停顿之后又会陷入沉默,“没有成年不能接受股权转让,但你是我的监护人,我可以把股份全部转让到你名下。其实严格来说这都不能算是圣诞礼物,而是我委托你代为管理,你如果拒绝接受的话... 我就和Nathan说我放弃股权。”

Harold一段话说得几乎滴水不漏,这是他一直没睡想出来的说辞。这都不能算是股权转赠,反而是他请Reese代为保管,他甚至还加了一点威胁,如果Reese拒绝,那么他也就放弃。

“你算准了我不能拒绝,Harold.”Reese突然笑了起来,床头灯的微黄灯光把他的脸照得像雕塑一样。

“我本打算后天圣诞节再和你说的。”Harold现在才觉得局促起来,手指捏着被子的边缘显出一丝忐忑。这让他此时看上去像个真正十七岁的少年,而不是什么老谋深算的企业家。

Reese拧熄了灯躺回床上,头埋在枕头里。Harold也跟着睡了回去,还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这么多事情都拘泥于‘成年’的界限,实在是蠢透了。”少年说,克制住自己想要骂一句脏话的冲动。

“我同意,”Reese回答,“少年老成先生。”

*

第二天是平安夜,Fusco和Lambert终于从惨无人道的压榨中被解放出来,欢呼着敲响Reese宾馆的木门。Fusco软硬兼施地让Alicia帮他们四个人订了一家风评不错的餐厅,打算把不能陪儿子过圣诞的悲伤都泡烂在美食里。

“这次必须你买单!我和Lambert已经被压榨干净了!”Fusco挥舞着双臂愤愤不平地说,“早知道就不接这次任务!”

“说得你好像有选择一样,”Reese抱着双臂倚在墙上挑眉,“快去洗澡,我不想和发臭的人说话。”

“他们其实是在给你的公司做私募。”

Harold坐在书桌前调试另一个程序,Reese走过去说,脸上一副解气的表情。

“严格来说是你的,Reese先生,我可不想成为被仇恨的对象。”Harold从屏幕上方投过去一撇,然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程序上。

“半年前的你可比现在可爱多了,你发生了什么啊。”Reese痛心疾首。

晚间似乎是为了回应Fusco一直嘟囔“不下雪就不能算过圣诞”的愿望,天上飘飘摇摇下起了小雪。四个人在正装外面裹了棉袄,撑着伞去预定好的餐厅。接待员大概很少见到四个男人一起出来过平安夜的情况,毫不掩饰地打量了他们一会儿后才把Reese等人领向座位。

“没见过单身汉们过圣诞吗?”Fusco又嘟哝了起来,他这一天都在持续不断地抱怨,Reese想用棉花把这个胖同事的嘴巴直接堵上。

“别把Harold算进去,以后会有大把姑娘围着他转的。”Lambert笑着帮少年拉开椅子,Harold闻言看了一眼Reese。

餐厅供应的圣诞主菜是熏火腿,Harold要了蜂蜜淋在上面,Reese则选了樱桃石榴酱。Fusco忙于把肉塞进自己嘴里,时不时再猛灌一口红酒以防噎住。

“暴殄天物。”Lambert嗤了一声,把一小块熏肉送进嘴里。他开始想念自己家里的蛋奶酒,那是英国人圣诞的最爱...之一。

Harold还没到法定饮酒的年龄,面前摆了一杯口味可怕的南瓜肉桂汁,配着熏肉一起简直是灾难。Reese看到少年端起自己杯子的时候满脸不愿,于是把自己的红酒杯往他那里推了推。

“嘿!你唆使未成年人喝酒!”Fusco从咀嚼的空隙里叫了一声。

“你能不能像Lambert一样安静吃饭,Lionel.”Reese翻了个白眼。

“他是英国佬。”

这次轮到Lambert翻白眼了。

餐后甜点是圣诞布丁,吃到最后的时候圣诞颂歌放了起来,店员也戴上了红色的毛绒圣诞帽。他们拍着肚子从餐厅出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洛杉矶的冬天着实算不上寒冷。

Lambert和Fusco直接回了酒店,Reese和Harold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高大的男人在前面半步,手臂随着步伐前后摆动。Harold盯着Reese的右胳膊,在它又一次擦着裤缝摆到身后时上前一步握住了右手小指。

Reese的胳膊僵在半空中,过了五秒他抽出被握住的小指,翻转过手掌把Harold的手包在里面。做这些动作的时候Reese一直没回头,所以他没看见Harold耳朵到脖子都红了。

“去海边走走吧。”Reese说,在下一个街角转弯,握着少年的手没松开。

几乎不会有人会在平安夜到海滩来散步,即使洛杉矶温暖,夜里的海风也够让人哆嗦上好几次。Reese裹着棉袄脱了鞋踩在海水里,Harold站在海水打不到的地方乖乖看着。

“Reese先生,你再这样泡下去老了之后会得关节炎的。”十分钟后Harold终于开口。

“你——说——什——么——?”海浪淹没了Harold的声音,Reese拖长了音调喊回去。

“关节炎,Reese先生!到时候别指望我能给你捶腿——!”少年也喊了出来,这样的交流方式很容易让人心情变好。

Reese渐渐也觉得凉意从脚底蔓延到小腿,最后踩碎了一朵扑上来的浪花之后向Harold走去,在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

Harold掐着表,还有一小时二十五分钟就圣诞了,他想在零点时说圣诞快乐。但他们后来都错过了圣诞的零点,因为回到宾馆后两人困得几乎立刻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TBC.

更新了...新了...了... 因为隔太久我还回去看了一遍之前写了什么...【顶锅盖跑

评论 ( 26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