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Hereafter

513Reese死之后在下面的生活,都是熟人感觉挺开心~边唠嗑边等老板

希望食用愉快,不要打我

====================================

Reese在天台上被打成筛子的时候看到了Anthony,背着一个大包站在一旁跟他说:“走吧。”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感觉浑身都疼。导弹呼啸而来的声音已经能听到,Reese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倒下的身体,又看了一眼对面屋顶合上的门,走了。

“你包里装的什么,咕咚咕咚的。”Reese跟在Anthony后面问。

“水,”刀疤脸扯开拉链,“刚死的时候很容易口渴,我是过来人。”

Reese真的觉得很渴,于是也不客气地拎了两瓶出来灌了下去。

“去哪?”

“去下面,不然呢。”Anthony挑眉。

“没选择权吗?”

“有,你要去哪?要上去的话我联系Carter来接你。”

“...算了,还是下去吧。”

但Finch一定是会上去的,Reese想,和Grace一起。

Anthony不知从哪开了一扇红色的门,歪歪头示意Reese进去:“没你想得那么坏,我们那很热闹。”

Reese点点头躬身进去,被扑面而来的热气打得有点懵。

“是很热,不过你住在上面几层,要凉快一点。这一层是我和Boss住的。”

Elias坐在红色的餐桌旁,面前还放了盘意大利面。Reese想这两个人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房间从里到外都是鲜红色,看得人心生焦躁。

“John.”Elias叫了一声,“欢迎。”

“谢谢你保护Harold.”Reese想起他秃头朋友的眼镜还在自己另一条裤子的口袋里,“我忘记把你那副眼镜带过来了。”

“没关系,我配了新的。”

Reese毫不意外地看见Elias的新眼镜泛着红光,被自己老板多年培养出的良好品味让他皱了皱眉。

“颜色不是我们挑的,Reese.”Anthony拍拍Reese的肩,他那条刀疤在满屋红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帅了。

“希望我那一层的颜色会好一点。”Reese叹口气。

“会的,我们已经提前帮你参观过了。”Elias好像想到什么,浮现了一个捉摸不透的笑容。

“我怎么上去?”

“出门右转有个大锅,你坐进去摁楼层号就行。”

都是什么可怕的运输方式。

到达自己的楼层时Reese终于知道那个秃头黑帮老大为什么笑得那么难以形容了,这层楼是要比Elias那里的颜色淡很多,不是鲜红,是...是粉红色。

Reese忍无可忍地捂眼睛,但转念一想他和Finch吃了那么多年的甜甜圈也是粉红色的,又安慰地把手放下了。家具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从卧室到厨房,除了偶尔会从地板上冒一两簇小火苗外一切都挺好。而且Reese只要一想到他这一层的温度比Elias低很多就忍不住得意洋洋,每次去串门的时候都会邀请他们来消暑。

Root在下面着实是深居简出,Reese去看过她几次,每次波浪卷发女人都在摆弄她的兔子拖鞋或是黑色指甲。本来他们除了活着时候的共同目标外就没什么好聊的,但她算是Reese在下面最熟的人了,共同点也最多。因此Reese也不嫌烦,两个人就坐在桌上互相沉默也不错。

但Reese没说他其实很羡慕,因为Shaw在百八十年之后肯定是会下来的。

在下面的生活没有Reese一开始预想的那么无聊。Snow和Kara竟然也在,也不知道他们住哪一层,两个人的脸每次都被蒸得红扑扑的。Snow总是要找Reese单挑,每次都被Elias的手下扔到门外面去,Kara则站在一旁闲闲地看热闹。

Greer,Lambert,Martin和那些撒玛利亚人的特工挤在第十八层,Lambert一开始看到Reese激动极了,四处张望了半天想看看Finch在不在。

“他活得好好的呢,Lambert,别打什么主意。”Reese踹了他膝盖一下。

“我就是想给他唱首歌。”Lambert跳到一旁去,Martin则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Greer满脸褶子此时看上去和善多了,大概是因为没什么全知全能的上帝给他折腾,他脸上还有窒息时候出来的老年斑,看着真像中央公园里那些下棋的普通大爷。

死亡真是化解仇恨的好办法,因为再怎么样你都不能让旁人再死一次,顶多把他们从一层打到十八层而已。所以现在这一群人除了斗嘴之外无比和谐。

Carter很久才能下来看一次,她说攒到下面的假期很难,得表现好才有。Reese没问什么才算“表现好”,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女警官大包小包里装的吃的吸引了。

“Finch之后会上去吧。”Reese斟酌措辞,问得很隐晦。

“我不知道,不过我建议你先去试试,他要不想你再联系我。”Carter看着Reese,一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表情。

“但是上面说了,Grace是要上去的。”女警官补充。

那他的老板多半会跟着,Reese耸耸肩,抬脚踢翻了一瓶水。

终于有一天Elias告诉他Finch的时间要到了,Reese慌忙提了几瓶水塞在包里就冲出大门,怀里揣着莫名的希望。

Finch在美国南部的一座医院,Reese其实有点诧异他还会带Grace回来,他以为他们会在意大利过一辈子。

他的老板除了变老外几乎没有变化,Grace趴在病床上睡着了。Reese看了看病房里的挂历,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25年。

“Finch?”Reese试探地叫了一声。

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Reese觉得自己舌头开始打结,他一股脑把话都倒了出来:“我想来接你,但是你如果不愿意我可以让Carter来,她住上面我住下面。没关系的你如果上去我可以攒假期上去看你,Grace最后也会...”

Reese说不下去了,他太紧张了。

“我以为这么多年除了Shaw和Fusco警官,不会有第三个人再这么叫我了。”Finch慢慢地说,他用手轻轻抚摸Grace的头发,现在他要走了,而她还活着。

“Finch...”Reese又叫了一遍,他现在想逃回自己粉红色的房间。

“我们走吧,Reese先生。”Finch站起来,回头看病床上自己的身体。

Reese用两根手指挑着一扎水递过去,就好像三十年前Finch抱着毯子在图书馆摇晃的那天一样。

时间过得那么快。

“我希望你能喜欢粉红色的房间,Finch.”Reese轻轻地抽了抽鼻子。

END.

评论 ( 46 )
热度 ( 3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