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真戏假做(1)

说明:RF演员设定,接了部戏分别要演Willard Hobbes和Benjamin Linus两个角色~感觉会很好玩,希望我能写得不那么无趣...

希望食用愉快

=======================================

*

“叮——”

茶几上传来手机提示音,是备忘录提醒下午两点的剧本试读会。Reese迷糊地循着声音关掉通知,一侧头发现剧本不知什么时候从他手里掉到了地板上,露出第一页的名字——《Steamer and Island》.

“简而言之就是两个高智商变态从对方手里抢东西的故事。”助理Tao在看完剧本的时候简单粗暴地概括。

“我变态?”Reese当时头也不抬地甩了个笔筒过去。

“高智商,高智商。”Tao早有准备一样闪过去,嘿嘿笑着。

其中一位“高智商变态”当然是Reese来演,而另一位主演他还没见过,只是从打印的剧本上见到名字:Harold Finch.

Reese走进盥洗室简单梳洗了一下,然后径直到衣柜里拽了一件灰色polo衫出来。套到一半时他想到这次试读会也算是整个剧组的第一次见面,于是又脱了上衣找别的衣服。衣柜里除了颜色深浅不一的T恤就只有白衬衫和西装外套,Reese想了想都换上了,没打领带。

到试读会前男人还在担心自己这样穿是不是太正式,然而这种担忧在见到Finch之后完全消失不见——对方穿了三件套,酒红的领带和口袋巾衬着藏青色的西装,一顶灰缎带呢帽被放在一旁的桌上。

Finch见到另一位主演来了,起身走过去简单打了招呼。Reese看着这位仿佛从上世纪英国穿越来的男人,听他彬彬有礼地叫自己“Reese先生”,突然就觉得有些局促。Finch吐词很清楚,说话的时候带着点儿独特的强调,把Reese也带得不由自主就彬彬有礼起来,轻轻拉开椅子在他身边坐下。

Reese看看表,还有二十分钟才两点。显然他和Finch都到得早,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由于并不熟悉,空气中弥漫着尴尬气息,Reese清了清嗓子,想问点什么缓和气氛:

“第一集的剧本你看完了吗?”

“是的,Reese先生。”

Finch回答的时候头微微侧过来认真地看Reese,双手交叠搭在桌沿上。他说话前会习惯性抿一抿嘴,仿佛是在斟酌措辞。

这样的人真的能演Benjamin Linus吗?Reese开始怀疑,不过他没表现出来,质疑旁人的专业素养实在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Reese不知道Finch在心里也飘过了同样的想法。高大的男人灰白的头发用发胶固定,即使如此头顶的发旋处还是飘了两撮短短的毛。他的眼窝很深,眼神柔和,同人说话的时候会微微眯起,连同声音也是耳语一样飘在别人耳边——和Willard Hobbes的设定没半点相似之处。

没过几分钟有编剧陆陆续续地来了,同两个各怀心思的演员问好。随后导演也到了,寒暄了一会儿,说了些很荣幸能请到两人来出演这样的客套话。

试读会平平淡淡,读台词时两人都变了语气。Harold的语气里掺了点角色那种胸有成竹的神秘,而Reese也抬高了声调,尾音开始上扬。

但毕竟只是试播集的剧本,念台词也不能算真正的表演。导演在结束后留下Finch和Reese,说了之后半季大致的剧情走向。

“两个高智商变态从对方手里抢东西”,Reese觉得Tao总结得真是完美。Benjamin Linus想要Willard Hobbes那一船危险的重刑犯,而后者想要Ben的整座小岛。

第二天是演员试装定造型。拍戏前还有许多琐碎的事情要解决,剧组那里摄影棚的搭建到了收尾的阶段,导演对这个绿幕前堆出来的“岛”很是满意。至于Willard Hobbes那艘关满重刑犯的海上监狱,他们做了微缩的精致模型,等到后期时再调整比例。

一周后正式开工,剧组的钱大概都砸在了船和岛上,导致两位主演要合用一辆拖车。

“实在抱歉,只有今天是外场。之后的戏基本都是在棚内,会有两位单独的休息室。”场务赔着笑脸道歉。

Finch和Reese都大方表示没关系,但Reese能感觉到一旁的小个子男人有些紧张。

拖车里Lambert已经在等着了。他是Finch的助理,听说要和别的演员合用一辆拖车早在心里皱眉皱了十八遍——Finch向来注重隐私,“安全距离”大到难以置信。

“Finch先生...”Lambert见到小个子男人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截住了。

“没关系,Lambert.”

Reese假装没察觉到一旁两人的迟疑,他环视拖车一圈,门边有两个立着的木质衣架。Reese把衣架挪到中央,又不知从哪个角落拽了块布挂着,做了个再简易不过的隔断。弄好后他从另一侧探出来对Finch点了点头就缩到另一边准备了。

“谢谢。”不一会儿那边传来Finch的道谢,然后是一阵悉悉索索,想来是在换衣服。

从拖车出来再次见到彼此时Finch和Reese的动作都停滞了一秒。

穿三件套的男人换了一位——Reese不自觉地抚上银色领带,下巴微微抬起看向穿了墨绿色松垮衬衫的Finch.

“Harold Finch,”Reese用食指抵住鼻尖,连名带姓地叫着小个子男人,“还是该叫你Benjamin Linus?”

Reese大概是已经进入了典狱长的状态。Finch刚带上隐形眼镜还没适应,他用力地眨了下眼镜,回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过去,也不说话便转身往指定地点走。

刚刚赶来的Tao不明所以,以为是两位演员还没开演就出了矛盾,于是嬉皮笑脸地凑上去想劝劝Reese和气些。

Reese本来就比Tao高了大半个头,这时眼睑微垂地看了自家助理一眼,左手还掸了掸衣领,似乎是觉得刚刚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Tao被盯得打了个颤,觉得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John Reese,像是被什么阴阳怪气的恶魔占住了身体。但他随后也猜到男人应该是入戏了,于是熟练地扯了个讨好的笑容出来后一溜小跑走了。

Tao边跑心里边有点为另一位要和Reese演对手戏的人感到担忧,默默祈祷他不要被吓到忘词。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