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殊途不同归

RFR无差,短,一发完

祝食用愉快

=====================================

故事结束在一颗子弹嵌进John Reese的心脏,最后一个为这座城市挣扎的人也死了——如果不算上戴着眼镜的上帝之父的话。

Finch的眼睛被血糊住,只能听到Reese倒地时发出的一声闷响,然后就好像所有声音的开关都被同时关掉,一瞬间寂静得可怕。

“重新开始怎么样?”

“嗯?”Finch全身的神经都拧在一起,互相拉扯着快要崩断。

“把时间拨回去,再来一遍。”

*

第二个2011年的秋天。

Finch站在皇后大桥下,Reese最后死在了这里,就在那把长椅旁,有始有终的结局。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河对岸的风吹得他微微眯起眼睛。

有汽车缓缓停在他身旁,是律师把那个还是流浪汉的Reese从警局里保释出来带到了这里。Finch听着Reese那双可笑的白靴子踩在草地上的动静,犹豫着是否要回头。

“我欠你钱吗?”

胡子拉碴的男人说出了第一句话,Finch在心里一字不差地重复。

不,你欠我一条命,John.

“你什么都不欠我,Reese先生。”Finch侧过头去看他,他奇怪地记得每一句对话,从第一面开始到最后。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事。”Reese过长的头发和胡子被吹得歪向同一边,蓝色的兜帽衫在灰色的大衣里分外显眼。Finch翘了翘嘴角。

“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Reese先生。”

这句话真是再合适不过了,John. Finch固执地把视线钉在面前的河水上,就好像那里随时会冒出一只水怪。

*

“我知道我们对彼此的了解程度不对等,我也知道你想尽快缩小这之间的差距。但我需要告诉你,我是个注重隐私的人,Reese先生。”

活着的John Reese和那个在五年后死去的John Reese没有任何差别,他在街上跟踪自己的老板,而Finch几乎是怀念地在陪他玩着这个窥探隐私的游戏。现在他知道几点几分Reese会在哪一条街出现,他总是在前面不慌不忙地走一段路后,在下一个拐角消失。

如果所有事情都按原样走的话,那么结局必然是相同,除了最后所有人的死亡外还有就是——他们毫无悬念地爱上了对方,却别扭地把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

以上没有一件事是Finch能够允许发生的。

他禁止Reese同警局的胖警官有过多的接触,也不许Carter参与到他们的救援行动中来。

“他们会死。”Finch盯着电脑屏幕语气冷淡地说,他不用去看Reese的表情,因为他知道Reese一定会相信自己。

即使没有了Fusco和Carter,他们依旧能及时地救下或阻止所有的号码。Reese简直要相信Finch能够未卜先知,他提供的信息精确到秒,并且从不出错。

“从来都没有什么机器,只有你,是吗?”

“不要否定机器的存在,你会见到它的,Reese先生。”

所有人都说Harold Finch创造了上帝。但现在Harold Finch成为了上帝,机器变成掩盖上帝的完美盾牌。

*

Finch每一天都会抑制住亲吻Reese的冲动,他告诉自己还不到时候。前特工的眼睛依旧深邃而温柔,像一片静默顽强的墨绿色松林。最重要的是它们还没有被绝望和挣扎覆盖。

现在没有Root,没有Shaw,没有Fusco和Carter,Finch甚至没有费心去找回Bear. 他陈醉于只有两个人的状态,没什么更多可以去失去和牺牲的。

他杀掉了那个原本该射穿Reese左腹的狙击手。拿枪现在对他来说容易多了,杀人也一样。他的枪法不差,姿势也不算难看,毕竟他的教练是最好的。

“我以为你讨厌武器,Harold.”

Reese的眼睛由于惊讶而睁大,他的双手微微向前伸出,好像要把枪从Finch的手里接过来。

“我的确讨厌。”Finch把弹夹退出后把枪扔在地上,动作熟练。

Reese垂下手没有再说话。

没有中弹、没有受伤、没有爆炸,Finch像一位出色的领航员让船只避开所有的危险和障碍。

但他保留了那次拆弹。

他摁下烂熟于心的密码,却发现即使如此自己的手依旧在颤抖。他抬起脸去看Reese,看见高大的男人眼眶通红。

Finch毫不犹豫地吻Reese的嘴唇,用牙齿用力碾他的舌头。Reese从最开始的惊惶变为顺从,闭着眼睛用手扣住Finch的后脑。他们甚至没有再去找合适的地方,Reese把自己垫在墙上 插 进 Finch的身体,而后者用力得想要把他夹断一样。

结束后Reese用头抵住墙壁,双眼放空不知在想什么。

Finch也不做声,他把手掌贴在Reese的左胸,下面的心脏一下一下跳得均匀有力。

*

Finch不断地给Reese提供精准的信息,谁是被害人谁是加害者。他甚至还独自解决了很多人,HR的头领,Simmons警官,时刻警惕的Collier. 下毒、枪杀,他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解决了一切。Finch毫不犹豫地了结他们的生命,在他眼里他们已经死亡太久了。

他有时会觉得这一切毫无意义,就好像他在重复下着一盘棋。但每每在深夜醒来时看到毫发无伤的Reese,或是在监控中看到他们的朋友安然无恙,他就会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当然那些都是曾经的朋友了,现在他们只是陌生人。

Reese知道一些不知道一些,但他什么也不去问。Finch是一位无可挑剔的老板,和情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了解他。他觉得Finch在等待着一个终点,没人知道它会在哪里。

窗外飘着鹅毛大雪,室内却温暖的叫人冒汗。

*

“重新开始怎么样?”

声音的开关又全部被打开,子弹穿过空气发出尖利的呼啸,不远处似乎还有爆炸声,Finch摘下眼镜努力睁着眼睛想看清楚Reese布满血和灰尘的脸。又一颗子弹击中Reese的腹部,好像他死了那些人依旧不甘心似的。

“把时间拨回去,再来一遍。”

“不用了,谢谢。”

Finch听见自己这样回答,连带着还有脊椎被折断的脆响。

END.

评论 ( 35 )
热度 ( 113 )
  1. 咕噜子_馅儿爱皮儿皮儿爱馅儿木言 转载了此文字
    有毒有毒,突然不敢看新一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