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The Growing Issue(14)

Reese养成Finch

本章Lambert小哥持续上线,嘿嘿嘿~有没有人吃小哥安利~

=====================================

Harold总能感觉到Reese时不时投来的目光,当他向男人的方向看去时,后者在永远专心对着电脑屏幕。

开放日后的一切都和之前没什么差别,军装和三件套在干洗后被Reese仔细地熨平收进橱柜里,每天的生活也依旧按部就班,Harold摇摇头觉得自己大概是多心,但那天Reese在和Root谈话后略显阴沉的表情时不时会在他的梦中出现。还有一周就是圣诞假期,Harold希望在放假前心理指导女士不要再对他的监护人挑剔什么。

“圣诞有什么计划吗?”Reese从屏幕上抬起头来问Harold.

少年摇摇头,Reese和自己显然都不是那种亲自挑选雪松扛回家再进行装饰的类型,至于互送圣诞礼物这件事听上去则更加奇怪——Reese送给他现在的一切,这些都不是能被装在盒子里扎上漂亮蝴蝶结的。

“那和我去洛杉矶吧。”男人接着说。

“洛杉矶?”

“需要帮那里分公司设计金融产品,圣诞节前可能回不了纽约,”Reese看上去有些窘迫,“我打算和你一起过节的。”

“学校的假期从下周三开始。”Harold显然是同意了的样子,这让Reese松了口气。

“那我们周三出发,”Reese笑着,“产品可以等到下周,Mark会同意的。”

在决定去洛杉矶后Harold开始忙碌起来,他把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电脑上,新邮件提示的声音比之前多了两倍。Reese偶尔路过书房时会给他倒一杯水,然后识趣地迅速离开。他想Harold大概是要在圣诞前完成所有学校的任务,因此不愿多去打扰。

又是“叮”的一声,Harold迅速打开邮箱,收件箱里最近的邮件全部都是和同一个人的往来——“Nathan Ingram,IFT”。

Reese和Harold来到航站楼时,他的同事们已经等在那里了。胖胖的那个自然是Fusco,还有另一个穿着青色西装的男人Harold并不认识。即使马上就要经历六个小时的飞行,他的头发依旧被精心打理,他甚至还给自己配了一块和领带同色的丝质口袋巾,带着褶皱从左上方的口袋中冒出一点头来。

“Jeremy Lambert,”男人报出自己的全名,同时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Finch先生。”

Reese在一旁挑挑眉,显然对“Finch先生”这个称呼颇有微词。

“Lambert先生。”Harold上前一步和Lambert进行了一次正式的握手,嘴边的微笑表明他并不讨厌被一个成年人叫做“先生”。

“他还是个孩子,Jeremy.”Reese在Lambert耳边压低声音说。

“我不会把一个快要十七岁的青年叫做‘孩子’。”Lambert并不赞同,然后和Harold交换了一个同意的眼神。

“Lionel Fusco,当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Fusco拖着行李箱突然插了一句,“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Kara要让我来,我儿子还等着圣诞礼物呢。”

“你也可以把Lee带来。”Reese拍拍他的肩。

“我对他可不像你那么爱Harold,帅哥,”Fusco嘿嘿笑了两声,“送到他妈妈那里了。”

Harold突然咳嗽了一声,不自然地推推眼镜。Lambert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有趣的笑容。

飞机落地后Harold打开手机,邮件提示连着响了两声。他看了一眼Reese,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能是不愿过于干涉Harold的隐私。Harold快速地回复邮件后把手机塞进口袋,那边Reese已经从履带上把他们的行李拿了下来。

“我去拿一辆行李车。”Harold说。

“谢谢,Finch先生。”Lambert道谢,故意加重了“先生”这个词,Reese这次没有再说话。

行政部把住处订在贝弗利大道,不远处就是泛太平洋公园。Fusco嘟囔着分公司的待遇就是好,快步走到前台办入住手续去了。

“订单上是三间单人房,先生们,请出示证件。”

“抱歉,能把我的房间换成标准间吗,”Reese揽过Harold,“多出的房费由我来负担。”

尽职尽责的前台接过Harold的证件,显然他还没有成年,而他身边的那个看上去年轻得不像他的父亲。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先生?”

“这是他养子。”Fusco想赶紧去自己的房间看一看,13楼临窗的景色听上去很是诱人,所以他抢着回答了这个问题。Lambert则在一旁不出声地看着。

“他是我的监护人,女士,”Harold也开口,被这位金色头发,胸前挂着“Jessica”名牌的姑娘弄得有些尴尬,“如果你想查看证明的话,我想...”

“噢,抱歉,不用,”Jessica立刻道歉,并迅速地将房卡递给他们,“入住愉快,先生们。”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使用‘养子’这个词语来描述我们的关系,Fusco先生。”Harold快走了两步追上冲在前面的Fusco小声说。

Fusco无趣地哦了一声,同时发现少年抿紧嘴唇从镜片上方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很有威慑力。

十三层的房间采光好极了,站在窗边能看到下面的公园。洛杉矶比纽约慢了三小时,Harold觉得自己需要吃晚餐时才下午三点,Reese他们放下行李后就去分公司和那里的开发部对接了。他在房间里转了转,希望能在小冰箱里找到一点除了烈酒之外的东西。最终他找到两包压缩饼干,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拆行李箱时他的牙刷从忘记被拉好的口袋里掉了出来,Harold捡起它准备放进盥洗间的洗漱台上。

“口腔卫生很重要,Harold.”Reese在家时挥舞着牙刷说,他企图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些,但是被自己的动作给出卖了。Harold此时觉得Reese可能忘记带他的牙刷了,因为挥舞之后男人就把它插回了自己的杯子里。

走进盥洗间时Harold觉得哪里不对劲,他退回去仔细观察了一遍。

“噢,天呐。”少年嘟囔了一句。

整个盥洗间和床铺相邻,之间隔的并不是墙壁,而是磨砂玻璃。

Harold觉得这个设计糟糕极了。

TBC.

14章了...RF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我之前都在干啥【嚎啕

最后是我的恶趣味【手动艾特塌子和射射


评论 ( 10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