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The Growing Issue(13)

Reese开始后悔步行到学校的决定,即使是五分钟的脚程他也应该开车的。整条路上行人投来的目光大概能把这个穿军装的男人烤成一块牛排,浇上一点黑椒汁就能滋滋作响。

“我们应该在你的胸口挂一块牌子。”Harold憋着笑说,相比之下他的三件套显得低调许多,感谢John Reese先生的掩护。

“我会在上面写‘Harold Finch的保镖’,这样就没人会注意我了。”Reese掸掸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手指被肩章刮了一下。

“没有保镖会穿着陆军三等士官长的衣服走在人群里的,Reese先生。”

墨绿的外套上没有任何勋章或袖章能显示出他的军衔,Reese在穿前仔细检查过一遍。

“我能从退伍军人事务部的系统里找到你的资料,”说完这一句转过头来的Harold看到高大男人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从理论上来说。”

“知己知彼。”Reese在三十秒的停顿后拍拍Harold的肩膀。

余下的几分钟里两人默契地沉默着,Reese强迫症一样地不断整理自己的领带结,而Harold则一直在推着单片眼镜。

“Reese先生,如果你介意...”跨进校门前Harold最后推了一次眼镜,张口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天呐高酷帅,你也在这儿!”

Fusco的声音从两米远之外传来,Reese只来得及对Harold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就被穿着厨师衣服的审计部同事重重拍了几下后背。Harold和Lee自然是认识的,此时穿着红袜队球衣的男生对Harold的穿着做出了很不客气的评价。

“你看上去像是华尔街的那些万恶之源。”Lee撇撇嘴,装作很不满的样子。

Harold也装作嫌弃地皱皱鼻子:“红袜队还没有输够吗?”

“嘿,这可是赢得了总冠军的球队!”

“是啊,十年之前。”

而此时两位真正的“万恶之源”也在毫不客气地评论着对方,Reese极力“夸赞”了Fusco高耸的主厨帽子,并表示他的身材选择这件衣服再合适不过。而胖胖的厨师先生则直接指出Reese的这一身军装就是他试图钓今天参加开放日的单身母亲的证明。

“你的儿子同意了吗?”Fusco压低声音,没意识到这个动作让自己看上去鬼鬼祟祟的。

“他是Harold Finch,不是我儿子。”Reese忍住自己想要踹别人屁股的冲动。

“所以现在我知道全名了,还有知道他和Lee是同学,”Fusco耸耸肩,“你什么都不说,好好先生。”

不断有家长领着孩子匆匆穿过草地走进大厅,从职业装到小丑,花花绿绿看上去像是一次骄傲游行。

“我从来不知道小丑装也能算制服。”Reese偏过头对Harold说。

“希望你不要被起诉职业歧视,Reese先生。”

*

Shaw第一千次忍住把裙子从身上扯下来的冲动,如果可以的话她还能让想出这个主题的那帮人清醒清醒。

“你穿粉红色简直漂亮极了,Sameen.”Root俯身在小姑娘的耳边说,她前额卷卷的头发扫在Shaw的肩膀上。

“你能管这个白雪公主的裙子叫‘制服’,Groves老师?”Shaw的声音绝对算不上愉快,咬牙切齿地加重了声音,让刚刚那句话听上去像个威胁。

“这是睡美人,亲爱的,”Root的声音依旧充满懒洋洋的笑意,好整以暇地递过去一块蛋糕,余光撇到刚迈进大厅的军人和幕僚,“看,Harry来了。”

走进大厅后Reese才意识到Harold有多么地受姑娘们欢迎,这个发现让他觉得新鲜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同他搭讪的女家长们。在少年婉拒了四个想和他在下午的舞会上跳舞的女生后Reese再也没控制住上翘的嘴角。

“Harry有种吸引别人的自然气质,Reese先生。”Root走到男人面前炫耀一样地说,穿着公主裙的Shaw冷着脸站在一旁。

她越过了社交中的安全距离,Reese半挡在Harold身前向后退了一步,“Groves女士,Sameen。”

Shaw好像没意识到成年人之间隐秘的敌意,她提着一抱裙摆走到Harold身边。

“公主裙不太适合你,Sameen.”Harold看着粉红色的裙摆笑出声来。

“Root逼我穿的,三件套很适合你,Harold.”小姑娘的眼睛停在单片眼镜上,“我们去拿点吃的。”

“Shaw先生没有来吗?”Harold有些疑惑,一个老师而不是父母给学生提供开放日的衣服听上去有些...逾矩。

“他们没兴趣,事实上我也没兴趣,”Shaw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扫在下眼睑上,“但是Root大概有,John也是,否则他不会让你穿这个。”

逾矩的事情在少年的脑海里徘徊了一会儿就被搁置了,因为Reese向他走过来,看他的表情显然是结束了一场同Root不甚愉快的对话。少年想问他们说了什么,但显然Reese并不想过多地透露谈话的内容,于是也就作罢。

“为什么不跳舞?”Reese问。

“那是在下午,Reese先生。”

“我问为什么拒绝那些邀请。”

“我并不是跳舞的材料。”

Reese鲜少追问他什么,整个人在军装的衬托下又格外严肃。Harold顿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动作,Reese绿色的眼睛一瞬不瞬没有笑意地盯着自己让他有些不安。

“没什么。”Reese下一秒又笑开来,细细的眼角纹让表情生动了起来。

*

这个开放日对于旁人来说是一次欢乐的变装舞会,但对于Reese和Harold来说并非如此。好吧,至少是在男人和Root那场糟糕的谈话后不是如此。

Harold在舞池边找到了心理咨询导师:“Reese先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监护人,Groves女士。”

“三件套很适合你,亲爱的,合身得有些过分。”Root塞了一颗被酒浸过的橄榄到嘴里。

“我尊敬您,但是请您不要无端指责他。”Harold左手握成拳后又松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股气愤是从哪里来的。

“我没有指责,”Root站起身来,“至少没有‘无端’指责。你只要安心地吃饭、睡觉、上课就好了,Harry,不用多想。”

Reese端了杯苏打水坐在小桌前,Fusco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工作上的事情,他的厨师帽早就丢了,大概在某块草坪上,上面或许还有几个脚印。

“我们在打赌Mark什么时候能全秃,伙计,我觉得这次能赢,我押了半年。Lambert顶替了你的位置,新来的家伙,全名我忘了,也帅气得很,行政部原来看中你的姑娘们都转移去了他那里。我猜大概好好爸爸不太受年轻女人的欢迎,嗯哼?”

“Lee是什么样的?”Reese完全没有心思听Fusco的唠叨,他把苏打水的杯子在手里转了两圈,打断了同事的话。

“什么?干嘛问这个?”Fusco转而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这是在和我讨教育儿经?”

Reese没有回答。

Fusco有些得意地笑了笑:“这个臭小子最近难管得很,顶嘴、贪玩。总是找借口要晚归,还背着我谈起了恋爱,当我不知道一样,气得我牙痒痒。”

“青春期嘛,谁都这样,我们不都是。对吧?”Fusco摸摸肚子作总结。

回答他的是Reese几不可闻的一声鼻音,听上去充满了不确定。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