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The Growing Issue(11)

Reese养成Finch

====================================

Reese觉得这件事情足够排上Harold被收养以来的尴尬排行榜榜首,即使算上少年由于自己的疏忽得了肺炎、他把屋子的配色弄得无比可怕诸如此类由于毫无经验而发生的蠢事,也绝对不会把这件事从第一名挤下来——

他晨 勃了,而Harold还睡在身边。

Reese紧张地侧过身,努力在不把Harold弄醒情况下去卫生间。视线扫过少年时Reese快触到地面的脚一下停住了,Harold还在仰躺着熟睡,薄被中央微微鼓出来一小块。

好吧,Reese重新侧着身子躺下,刚刚的第一名被完美地挤出了排行榜,现在的榜首是:他和Harold一起晨 勃了,事情还能更糟糕一点么。

闹钟在这时勤劳地响起,用滴滴滴的声音证明的确是能够变得更糟糕的。Harold轻哼了一声渐渐醒过来,手还没来得及拿出被子就僵住了。

“我也是。”Reese拍掉闹钟,在少年僵硬的后一秒感同身受地说。

这并没有缓解Harold的僵硬,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飘散在空气里,他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地翻了个身,把背部对着Reese。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Harold.”

“我知道,Reese先生。”

“你需要去卫生间吗?”

Harold没回答,于是Reese知趣地闭上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男人松松地裹着晨衣离开房间,少年这才动了动。他起身坐在床沿上发了一阵呆,可以让自己的目光避开裆部,直到听到厨房里传来响动才小心翼翼地起身去盥洗室。

这天早上两个人的动作都莫名地轻柔,像是怕惊扰到沉睡的猛兽,这样的结果就是等Harold吃完早餐后离上课只有几分钟了。

“需要我帮你请假吗?”即使快迟到了Reese依旧保持着轻缓的语气,声带都几乎没有震动。

“不用。”

“我是说,可以告诉他们你肺炎的那些并发症来势汹汹。”

“那已经是三周前的事情了,Reese先生。”Harold在换鞋,Reese站在一旁帮他拿着书。  

连最后关门时,锁舌被咬住的声音都几不可闻。

Reese端着咖啡在客厅走动时晨衣下的凸起已经恢复了原样,他打开Harold的卧室门,味道已经全部消散。Reese把马克杯随手放在床边的矮柜上把窗户全部打开,早晨的阳光一缕一缕地投进来,空气里都是邻居家门前刚修剪的草坪香味。他去柜子里拿出干净的被单,抖开后平整地铺在床垫上。

当房间全部整理好后,Reese得意地站在门口,觉得自己还是能做好这些琐碎的事情的。刚刚在抖动被子和床单时被扬起的灰尘争先恐后地钻进他鼻子里,Reese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捂着嘴巴关上房门。

午餐时Shaw期待地凑过来,在确定Harold没有十分嫌弃的意思后她迫不及待地帮少年打开餐盒,里面被塞满了粘稠的咖喱。

“只有这个?”Shaw看上去失望极了,她用干净的叉子搅动着咖喱,试图在里面发现一点肉粒和米饭的踪影。但显然Reese早晨心不在焉地在厨房忙碌时把它们都忘了,同时被忘记的还有叉子和勺子,都是因为可恶的排行榜榜首尴尬事件。

“恐怕今天只有这些,Sameen.”Harold想起身去配餐处借用一个勺子。

“你可以吃我的,”Shaw一反常态地对自己的食物变得大方起来,她用叉子拨了一半的米饭堆在Harold的餐盒上,“但你得帮我个忙。”

“什么?”Harold无奈地看着白色的米饭裹了一圈黏糊糊的咖喱,一点食欲都没有。

“如果今天Root问我去哪里了,就说我有事情要提前回家。”Shaw把一块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今天是你的心理辅导日,为什么不去见Groves女士?”

“她阴阳怪气的。再说开放日要到了,她一定会游说我扮演那种需要束胸的可怕女性角色。”

“开放日要到了?”Harold发觉自己完全把这件事忘记了,连班级里由于开放日来临而被激起的一波一波热潮也被他完全忽略。少年有些头疼,但撑着下巴思考不出结果后也就放弃了,或许他可以装扮成一台电脑,在脸上涂几行代码。

*

Reese又接到Mark的电话,公司需要一种新的期货基金组合。他在挂断电话后进入公司的数据库想要抓取近一个月的大宗期货交易数据,每秒两组,不仅进度条行进得缓慢,连电脑都开始发烫。冷却风扇一刻不停地在运转都没能把主机的温度降下。

Harold回来时听到书房里传来敲桌子的声音,他换了鞋想去看看。在敲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把今天晨 勃的事情完全忘掉。

Reese打开书房门时依旧是五官皱在一起的不满意样子,联想到中午只有咖喱的餐盒,Harold不由得有些忐忑。

“Reese先生?”少年站在门前不知该不该进去。

“速度太慢了。”Reese坐回椅子里恨恨地敲着主机,示意Harold进来。

Harold这才走进去,Reese站起身来把桌子让给他。少年保存数据后终止了抓取,调出运行界面后敲打了几行代码。

“这是什么?”Reese问。

“叠加带宽。”

冷却风扇的呼呼声终于停止,而Harold仍紧抿着嘴:“还是达不到交易中心的速度,我还没办法改造家里的光纤。”

“如果距离交易中心距离合适的话我应该能组件一个局域网,”Harold灵机一动,“那样就能满足数据抓取的需求了。”

“好了亲爱的黑客先生,我们并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Reese笑着,“我可以让Mark把交易数据直接给我。”

“Harold,Harold.”看着少年的手指仍在键盘上迅速地移动,Reese出声,带着点儿家长的教育意味,“所有人都必须有道德底线和准则,我相信你能够...但你不能轻易入侵机密的系统。”

Harold终于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看着Reese,少年的脸上带着点儿自矜的骄傲,一边嘴角微微翘起,由于还没褪尽的稚气看上去有种少见的莽撞的可爱:

“Reese先生,如果我没有准则的话,那么你的银行账户此刻的余额应该全部就是零了。”

站在桌子一旁的Reese看着少年的脸,觉得这样的表情格外适合他。没有往日的谨慎随和与顺从,带着点儿疏离和尖刺,是Roger还没去世时那个跟他说“我擅长电脑”的Harold.

而能把这样的Harold带回来一点儿,Reese觉得欣慰极了。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69 )
  1. 绪阳木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