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The Growing Issue(2)

Reese养成Finch,接上章

=========================================

2

“如果一天有四十八小时!”Reese把头磕在桌上,震动弄得金属勺子在杯子里嗡嗡作响。

“不睡觉已经让你比别人每天多出八小时了,”Zoe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毫不留情地甩了一句,“知足吧。”

年轻的操盘手不得不放弃了所有海外期货市场,把他管理的资金全部投放到纽约和芝加哥,做的还都是短线。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操心领养的事情,还有Roger的葬礼。

Roger还在疗养院里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但总得有人去管管葬礼。Harold太小,Margo又上了年纪,想来想去也只有他了。Reese衷心希望那个孩子不要认为自己铁石心肠,现在的墓地很难买到,连制作墓碑都得预约排队,这还没算上请神父的时间。Harold一定不会希望父亲的尸体在冷柜里躺上半个月才能下葬。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什么都有中介,看着备忘录上的号码Reese感到一丝庆幸。备忘录的置顶是纽约一个领养机构的地址和号码,Reese在闭市后先去了那里。

“您好,请问您知道收养孤儿的具体流程吗?”办公的是位上了年纪的女士,对于如此年轻英俊又充满同情心的青年没来由就产生了一丝亲切。

“呃...大概。”Reese想起摆在桌子上他正眼都没瞧过的收养宣传册。

“您在我们的网站上看过孤儿们的照片了吗?”

“还没有...”

“您在线填写个人资质审查表了吗,先生?”

“...”

Reese觉得自己宁愿二十四小时都盯着交易大厅里的价格电子屏。

“是这样的,女士,”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放慢语速让自己听上去柔和一些,“我有一位...挚友留下的孩子,我想收养他。”

“请问这位孤儿在儿童福利局有过备案了吗?”

“他父亲还没有去世,”为什么解释清楚就这么困难呢,“我是说,快要去世,大概就这几天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Reese总算弄清楚了全部收养的流程和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并且他用微笑和恭维让这位当值的女士作为代理和儿童福利局交涉——当然这部分是需要付费的,好在钱从不是问题。

[一份资质审查表],急需完成。

[联系社工上门造访核查],急需完成。

[联系社工和Harold进行交谈],噢这个可以等到Roger去世后再说。

离开领养机构后Reese去了疗养院。Roger已经陷入长时间的昏迷,Harold请了长假每天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

“他决定要什么材料的棺木了吗?”Reese把Margo拽到一边小声地问。

“最后一次他说用楠木。”老妇人想到不可避免的葬礼就要用手帕擦眼泪。

“那就楠木,”Reese把手搭在老人肩上,“别让Harold看见你哭。”

“领养办得怎么样了?”Margo赶紧收拾了情绪问。

“不用担心,”虽然想到那一堆流程Reese脑袋就发疼,但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墓地和葬礼也都预约了。”

“我们需要给Harold准备一套正装,”Margo突然想起什么,“葬礼要用。”

“好。”Reese点点头走进房间。

少年正坐在床边看书,抬起头来时Reese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和浓重的黑眼圈。

“Reese先生。”Harold见到他有点局促,Reese猜测他大概还没从飙车的阴影里恢复过来。

“有时间吗,给你做一套正装。”Reese弯弯嘴角,扯了一个自己觉得很标准的“家长”笑容。

“我想待在这里...”Harold盯着手指头,好像上面突然开出了一朵花。

“我理解。”Reese马上明白了,没有人会把亲属从随时会死亡的病人床边拽走。

“抱歉。”少年显得更加不安了。

“你没必要道歉,Harold,”Reese并不知道怎么安慰青少年儿童,于是有些尴尬,“我马上回来。”

回来的时候Reese手上多了根皮尺,示意少年站好。给一个孩子量尺码对Reese来说是件新鲜事,事实上给任何人量尺码都是新鲜的,因为他此前从没做过。

“我会把你的尺码告诉成衣店,然后你就会有一套新的正装了。”大功告成后Reese出了口气。

“谢谢。”

“那么明天见,Harold.”Reese跨出门后又转回来说,“噢对了,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除了陪Roger外什么都别担心,不管怎样我都会收养你的。”

Harold站在房门前点点头,看着Reese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后又回到病床边。Roger对外界毫无所觉,他的胸膛在机械地起伏着。

少年隔着被子把头靠在父亲的胸膛上,他还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但他也知道很快就那个声音就会消失了。

*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Reese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一口就随便摆在书桌上。他把手机上的备忘录同步到电脑上,眯起眼睛一项一项查看,完成的就删掉,没完成的标上优先等级再传回手机。Harold的尺码被他标上了蓝色,代替了领养机构号码的置顶。

热水器发出滴滴的声音提醒他可以洗澡了,Reese抓了块毛巾走进浴室,热水冲过后背时突然想起东京市场的有色金属订单还没有操作,他湿哒哒地冲出浴室坐在电脑前时才发觉自己昨天就平仓了所有海外市场的交易。Reese看看屏幕又看看什么都没穿滴着水的自己,意识到家里如果多个人,那他得每次裹好浴袍才能出来。

新邮件提示突然跳上桌面,发件人显示是Harold Finch. Reese一边胡乱抹着身上的水一边点开邮件。正文就是一堆感谢的话语,Reese扫了一遍打算关掉时目光在落款上又停留了一会儿——

你的(Yours.)

Harold Finch.

过了一会儿Reese觉得自己在犯傻,标准的邮件结尾格式,有什么好留意的。他摇摇头点了关闭后打算把在线资质审查表填好,然后享受一场久违的睡眠。

审查表上有七十八道题目,包括基本信息、收入、性取向、住址,还有简单的心理评估和一些主观题。Reese机械地一个一个填着,在“领养原因”那一栏顿了一会儿,决定把自己写成一个充满爱心的温柔稳重男士,这样似乎通过的几率更大一些。

[是否为纽约常住人口],是。

[住房面积]

天,Reese看着“住房面积”四个字突然就发愁了。典型的单身汉公寓,不是带草坪的房屋,只有一个房间,客厅兼职书房,厨房完全闲置,除了生活必需品外什么都没有。Reese扶着墙转了一圈,第一次嫌弃起了自己的房子,然后又第一次感谢自己并不缺钱。

他坐回转椅上在备忘录里又添了最新的置顶:

[联系房产中介,买房,限定时间三天]。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