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Amour Secret(下)

脑补日常(下),他们真的好配啊...【第一万次嘶吼

=========================================

【Reese】

从流浪汉到隐形的都市英雄,Reese只用了一天。他在这一天里戒了酒,给自己弄了两件像样点的衣服,买了一根甩棍。那是他们刚走到一起的时候,彼此身上都留了点不愿被磨平的棱角,碰在一起嘎吱嘎吱的。Finch只给了他一堆证件,连枪械都是自己抢来的。

后来工作服成了清一色的Hugo Boss,白衬衫黑西装,连深色的袜子和鞋都仔细配好。订制的那些就更不用提,Finch的那些裁缝他也都见了个遍。但Reese还是没办法完美搞定领结,至少在发现Finch会帮他系上那些黑色缎带之后,他就再也不会系领结了。

Reese想起号码是冠冕酒店服务员的那次。那个早晨Finch就显得无比健谈,在他们步行去酒店的路上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讲着大百科全书里的知识。到了更衣室后Reese本以为Finch会让他先换衣服或是把自己请出去直到他换好,但Finch把行李员的衣服递给他后就开始自顾自地解着扣子。

“Reese先生,时间不等人,请尽快把衣服换好。”脱了西装外套的Finch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Reese,出声提醒。

好吧,Reese挑挑眉,既然Finch都不介意。

在脱掉衬衫之前他们都是面对面的,当Finch的手指到达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时小个子男人转过了身子,前特工没来得及看他脸上是不是有窘迫的神色。Reese盯着Finch光裸的背部看了两眼,注意到他后颈凸起的伤疤和腰间的肉,然后也把身子转了过去。

竟然莫名地觉得有些冒犯,Reese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快速脱掉衬衫后套上打底背心。

套上新衬衫后他们又默契地转过身来。Finch的背心是圆领的,Reese的则是V字。他的老板真是无论何时都有好品味,这种细节上也毫不例外。

“是用那个环球保险的Harold Wren身份?”Reese记得当时自己问了那么一句,然后Finch就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像只脸圆圆的小动物。

他习惯从上向下扣扣子,而自己刚好相反。

冷风从车窗里灌进来,Reese打了个哆嗦,升起车窗打开暖气。已经是凌晨两点,而他依然在留意着号码的一举一动。

“Reese先生,如果困的话我可以给你播放歌曲。”Finch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Reese在工作,他当然也是不能休息的。

“那我会立马睡着的。”Reese说,拿起望远镜又一次观察着号码的窗户。

Finch没有在说话,不一会儿有泡茶的声音传来。

“要准备给我送加餐了吗老板?”Reese调侃。

“如果你希望的话。”Finch坐回扶手椅上,不慌不忙。

“你还是待在图书馆吧,现在气温太低了,”Reese把坐垫加热,“不过我很乐意吃到你送的早餐。”

“那培根芝士吐司,加一个煎蛋,一杯咖啡,”Finch的声音听上去少有地愉悦,“大概五个小时之后送到。”

“两个煎蛋。”前特工讨价还价。

“好。”

Finch很少参与自己晚间的监视行动,Reese也从不邀请他来,窝在车里对他的颈椎实在没有帮助,但少有的那几次他记得格外清楚。

小个子老板在车里咬牙切齿地拆开一桶薯片,Reese识趣地把头转过去回避,谁知那只是用来增强信号的道具。前特工觉得这是Finch在故意逗他,这个天才有一百种方法来接收到那个屋子里的电磁波,却偏偏选了如此暧昧的一种。

当Finch终于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Reese还是没忍心让小个子老板当着自己的面拿着瓶子...呃...排尿。

“十点钟方向一百米有公厕,Harold.”他说,“注意安全。”

然后Finch难得慌忙地下了车,带着点儿感激。

Reese在那一刻竟然觉得浪漫,如果“浪漫”能这么用的话。纽约凌晨无人的街道,一个急于解决生理问题的老板和一个监视经验丰富的员工。

他们的浪漫总是有些不合时宜,在无数个危在旦夕的时刻偷偷地冒出来,又在无数个归于平静的时候隐没下去。

Reese原本是有些自毁倾向的,后来渐渐就没有了。他奔波在纽约救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时总是用防弹衣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他会避免每一场不必要的交火和打斗。因为他受伤就意味着Finch也需要冒险,他当然不愿意伤害Finch,于是也开始变得不愿意伤害自己。

但Finch似乎并不介意冒点儿风险,他把他从每一场灾难里拖拽出来,然后固执地不允许他说“谢谢”。

“Finch,号码终于休息了。”Reese松了口气,至少在几个小时内应该不会有异动了。

“你可以把座椅放平休息一会儿,Reese先生,然后醒来时就会有早餐了。”

“嗯,”Reese向后仰着,“别趴在桌子上睡,Finch.”

关于在图书馆安置一张床这件事Reese已经思考过很多遍了,他本能地认为Finch会拒绝。“床”看上去是一件绝对隐私的物品,他的老板大概不会同意。

但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Reese一边想着床一边想着七点的早餐,迷糊地闭上了眼睛。

车外摄像头的红点闪了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