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Amour Secret(上)

 @贰万入迷ME 投喂饥饿的贰万!双向暗恋,先放Finch视角~

其实只是对原剧搞基留白的脑补,依旧琐碎,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希望能喜欢

=========================================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不知道Harold Finch和John Reese是一对,这两个傻瓜正是他们本人。

【Finch】

“Finch,为什么会选我做这份工作?”在一个平常的午后Reese从玻璃板上一张一张揭下号码的照片和资料,转过头随口问。

“是机器选择了你,Reese先生。”Finch头也不抬地给出标准答案,但声线的微微抖动似乎表明了小个子老板此刻的神经在绷紧。

“真是无情。”Reese笑着耸耸肩,把档案归置好放进文件袋后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擦枪去了。

Finch盯着屏幕有些走神,他其实见过John Reese很多次,在Reese成为自己的员工之前。陆军部队、中情局特工、流浪汉,似乎每一次见到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时他都从事着不同的工作,当然,如果你把流浪汉也算成职业的话。

在他的前一任雇员Dillinger先生被射杀的那天,Finch又一次见到了Reese,这一次不是从电脑的屏幕而是透过车窗的玻璃。

“你不是叛国贼,Kacey,我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然后CIA特工就轻而易举地放掉了被上级要求就地处决的叛国贼。

如果他能站在我这一边就好了。Finch当时这么想。

然后兜兜转转了很久,Finch换了很多任雇员,Reese失去了Jessica,这个高大的男人真的就并肩和自己站在了一起。

Reese和此前他所有的雇员都不相同,这进一步证明了他眼光的正确。他会每天清晨就来到图书馆,他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拯救每一个号码,他从不抱怨什么,除开他总是爱窥探Finch的...其实即使是“窥探隐私”这一点,Finch都不那么介意,反正有一天他会都知道的,只是时间早晚。

Finch没想到的是John Reese其实是爱开玩笑、会和别人拌嘴的,毕竟在他还是特工的那一阵看上去总是严肃得能拧出水来,这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想送Reese一间房子,这件事情从前特工成为正式雇员起Finch就在盘算。为此他偷偷追踪了Reese的电话很长一段时间,发现他总爱在中国城那里的公园停留一阵下棋。他找了房产经纪人三次,终于在那附近物色到一套宽敞明亮带阁楼的房子。

“我们也可以为您提供全套室内精装服务,Wren先生。”房产经纪人在他毫不犹豫地买下房子后殷勤地说。

“谢谢,我更想自己来。”

从设计到家具采购都是Finch包办的,窗帘的颜色他在三个不同色度的灰色中选择了很久,地板从胡桃木换成榆木最终敲定为水曲柳木,床从单人床换成双人床。他很忙,他们很忙,纽约每天有无数人陷入或正在陷入危机中等待他们发现,但Finch还是像筑巢的燕子一样一点一点完成了。

房子的钥匙被他装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外面是缎带扎起的蝴蝶结。

他是故意的,Finch承认,故意让它看上去像是求婚的戒指。

“Finch,Finch?”给手枪上完油的Reese叫了两遍小个子男人的名字都不见回应,走过去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屏幕里有什么把你吸进去了吗?”

Finch猛地回过神来,本能就要往后仰去,被Reese及时抵住了背:

“小心脊椎。”

“买点下午茶和点心吧,Reese先生。”Finch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椅子。

“好。”然后高大的男人就和一下子兴奋起来的Bear一起跑出去了。

Bear是他第一次被Reese救回来时得到的“礼物”。他被绑架过很多次,Reese每一次都能找回他,把他从枪口下救出的次数更是不计其数,能躲开的子弹就躲开,躲不开的子弹他就帮自己挡住。

当然他也救过Reese很多次。高大的男人绑着一身的炸弹站在天台上的时候,Finch上前扯开他的衬衫,感觉到Reese灼热的呼吸流窜在两人之间。

“我不会离开你,John.”

大概是觉得大难临头,连表白都省了很多力气。

后来计时器当然是被停止了,Reese垂着睫毛看着自己,连眼眶都是红的。Finch猜测自己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肾上腺素退去之后他连站稳都变得困难。

原本是做好同死的准备的,后来发现一起活着要更好些。

他们在一次危险的任务中起了争执,Finch需要伪装成一个帮派聚集的酒店前台,Reese当然不同意。

“我去。”高大的男人双手撑在桌上。

“容我指出,Reese先生,你需要盯住我们的号码。”

后来争执不知怎么变成“你救过我一条命,所以我去”这样的比赛。

“我被Snow射伤的那次你救了我。”

“我被Root劫走的时候你也救了我。”

“我进监狱的时候你救我出来。”

“那次失败了,Reese先生。”

“......”

Finch飞速运转的大脑到后来只剩下一个想法,章鱼一样牢牢霸占住每一个能思考的角落:他们之间的相互亏欠大概是不会有理清的一天了。

Reese端着粉色的盒子和茶托回来,还是老样子的下午茶,连Bear都有自己的一份。

“这个月三餐的收据我都整理好了,报销吗?”Reese撇着嘴装出一副可怜员工的样子。

“餐费和武器费你只能挑一个,Reese先生。”Finch也难得配合地做了一回吝啬老板。

“那我只能去街头卖艺挣餐费了。”

Finch毫不怀疑Reese能通过卖艺挣到钱,事实上他的员工只需要对着别人挑挑眉毛面前的帽子里就能多出几张钞票。

他们一同去过的一个展会上检入的女士毫不掩饰对Reese的惊艳。这是我的员工,我的裁缝为他做的衣服,他当然令人惊叹地帅气。但Finch显然不会这么说,他只是挑了挑眉毛,微微上翘的嘴角带出满脸遮不住的得意。

Finch抿了一口绿茶,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是奢侈——机器在不断地报出号码,他提供所有的信息,Reese处理所有的枝节,连焦虑和不安都是有所寄托的。

Reese迅速解决完了自己的那份点心,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逗着Bear玩。真正面对面时他们很少交流,沉默造成的安静从来都是舒适的,没有半分尴尬。

很久之前他就对Reese的生活轨迹造成了影响,那时他把他归入“可能造成的连带损失”中,而Reese在知道真相后没有丝毫介怀。

“这不是你的错,你也失去了朋友。”Reese说,他用一句话包容了所知道和仍不知道的Finch的一切,还附赠了一个微笑和再温柔不过的眼神。

Oh,no. Finch thought.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