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街巷(9)(完结)

8

Reese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他经历过的最棒的一个圣诞节早晨。他醒来时Finch的脑袋陷在枕头里,手搭在Reese的胳膊上依旧睡得正香。

少年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起床,拖着步子去盥洗室洗漱。牙刷碰到牙齿时他想起昨晚那个亲吻,两个人的唇齿碾磨在一起,湿哒哒地交换着唾液。Reese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吐出牙膏沫漱干净嘴巴回到房间想再重复一次亲吻,趁着槲寄生还在而圣诞还没过去。

这时Finch也醒了,睁着眼睛仰躺在床上出神。

“嘿,”Reese斜坐在床上,手撑在Finch身侧,“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Finch眯了眯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然后伸手拉过Reese大方地给了一个早安吻后坐起身来。

“我去问姨妈拿毛衣的包裹,等你洗漱完我们穿好一起下楼。”Reese又亲了亲Finch的脸颊。

两个大纸盒用浅紫色的纸包装好,上面还扎着整齐的蝴蝶结。

“我猜是红色的,上面是驯鹿”,Reese拆着包装纸说,“每年都是这样。”

盒子打开后,一件蓝色和一件红色的毛衣安静地躺在里面。两件毛衣的面前都织了一顶圣诞帽,领口和袖口有雪花和圣诞树的图案。胸口处是两人名字的缩写,蓝色的是J.R,红色上面是H.F.

“我觉得你的比我的好看。”Reese撇撇嘴。

毛衣背后是一只麋鹿,准确地来说是两件衣服拼在一起是一头麋鹿。可怜的动物被分成两部分,前一半被织在Finch那件上,后一半在Reese那里。

“我就说姨妈偏心,”Reese把毛衣套上,“单独放一只鹿的屁股在后面。”

“我的那件也只有一半啊。”Finch也穿上毛衣,整理着里面的衬衫。

“你的是鹿头,比我的好多了。”Reese走上前帮Finch整理好衣领。

*

“小伙子们,吃早餐啦,快下来让我看看毛衣合不合身。”姨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Reese拖着Finch咚咚咚下了楼,刚想张口抱怨毛衣上的鹿屁股就被姨妈的夸赞声打断了:

“Harold亲爱的,红色真衬你。”Finch被从上到下摸了一遍。

“那我呢?”Reese挤过去问道。

“一如既往地帅气,Johnny.”姨妈拍拍高大少年的肩膀。

毛衣把两个人都包得鼓鼓的,看上去像是一对圣诞节吉祥物。

“现在都转过去,站在一起,”Sally姨妈指挥着,“John,蹲下来一点,让我看看背后那只鹿凑在一起的效果。”

高大的少年微微屈膝,现在他和Finch一样高了,于是趁机把脑袋搁在Finch的肩膀上蹭着。

这个圣诞节没有下雪,于是Reese和Finch出了门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闲走着。商店几乎都歇业了,只有门前的花环和圣诞树守着关闭的店门。

“有点像我们做Bridge先生项目的那个时候。”两人转进一条巷子的时候Reese说。

“是有点,”Finch点点头,突然想起他们走街串巷时遇见的冰激凌车,“想吃冰激凌吗?”

“我不会拒绝生活中的小小乐趣。”Reese一本正经地学着Finch说过的那句话,把小个子少年逗笑了。

“那走吧,”Finch把手塞进Reese的手里,“香草味的冰激凌在等我们。”

“我要巧克力味的。”Reese扣住小个子少年的手,手指穿过他的指缝。

圣诞节出现冰淇淋车的几率是多少?大概就和在路上看见穿着红蓝毛衣的圣诞娃娃的几率差不多。

“圣诞快乐,先生,”Finch递上零钞,“一支...”

“一支香草,一支巧克力,”摊主笑眯眯地接口,“我记得你们。”

Finch接过两支冰激凌,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Reese接过它们,后者则空出手来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是Nathan打来的,刚经历了一场SAT的少年们迫不及待地选择在圣诞节狂欢。

“圣诞聚会,在学校舞厅,” Finch合上手机,就着Reese的手舔一口冰凉的甜品,“去吗?”

“去。” Reese点点头,用手抹掉沾在小个子少年嘴角的一点奶油渍。

*

“你们...是不是表现得太过了?”Nathan看着面前一蓝一红的两个人有些语塞。

“你也圣诞快乐,”Reese不以为意,“没人会指责在今天穿圣诞毛衣的人。”

“但不会真的有人穿着它们出门,除非你是换下尿片刚上小学的小姑娘。”高个子的金发少年皱着眉头,他对Finch身上那件红艳艳的毛衣和胸口H.F的缩写尤为不满。

Finch见状连忙拉着打嘴仗的两人走向摆着零食的长桌,试图用吃的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然而Nathan在转身后发现两人背后连在一起的驯鹿,刚要消散的郁闷瞬间又聚集在一起。

“Nathan,开心点,这可是圣诞节。”小个子少年递过去一碟玉米脆片说。

灯突然全部熄灭,不知是谁偷偷带来的酒此刻借着黑暗被堂而皇之地放在桌上。

“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吗?”有声音问。

“今天是圣诞,所有人都成年。”人群里响起调笑的声音。

魔球灯被打开,五颜六色的光暗暗地打在每个人身上,舞台上放起了歌,从Kayen West到Pitbull,鼓噪着每个人的耳膜。有了灯光和歌曲的掩盖,烈酒很快就被一分而空。

“回去时提醒我买一罐漱口水,”Reese握着杯子在小个子少年耳边说,“被姨妈发现了我会被打到下不了床。”

“好,”Finch也喝光了杯子里的酒,音乐声震耳欲聋,让他不得不扬着嗓子说话,“或者你可以和她说今晚在我家睡,问题就解决了。”

Reese闻言诧异地挑挑眉,这样完全无视规则的Finch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然如果他能预见在以后的很多年里,面前的小个子男人还会做出诸如黑进政府网络这种事情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如此惊讶了。

世界上循规蹈矩的人有千万,他的Harold从不会是其中之一。

后来谁也不记得怎么又出现了啤酒,反正每个人手中都至少握了一个瓶子,互相扯着嗓子喊话,好像一辈子的能量都要从胸腔里炸开一样。

“我得去趟卫生间。”Reese把啤酒瓶给Finch,向门的方向走去。

小个子少年晃了晃手里的酒瓶,仰起头咕嘟咕嘟喝到底朝天。

“你知道John在哪里吗?”Finch扯住身边的一个男生问。

“什——么——?”那个男生凑过来吼道。

“John,John Reese,我们的毛衣是情侣款,”Finch认真地说,“你见到他了吗?我的眼镜有点脏了,我想让他帮我擦干净。”

“抱歉!我不知道!”男生继续大声吼着。

“你知道John Reese在哪儿吗?穿着蓝色毛衣的那个,背后有一只驯鹿的....”Finch又拉住一个女生,“有驯鹿的臀部,能和我的连在一起。”

女生摇摇头也走开了。

“Harold!怎么了?”Nathan似乎发现老友的不对劲,从人群中挤过来问道。

“啊,Nathan,我在找John,”小个子少年晃着手里的酒瓶,表情异常严肃,“我得找他帮我把眼镜擦了。”

Reese回到舞厅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Finch,半醉的,露着小小的笑容凑上来说眼镜上粘了东西需要他帮忙擦干净。

高大的少年摘下他的眼镜,仔细擦过一遍后又帮他戴回去,并且细心地扶扶正。

“你真棒,John,我很开心能和你穿情侣毛衣,”Finch满意地摸了摸镜框,“但是眼镜好像又脏了,你能再帮我擦一遍吗?”

那天晚上Reese把那副眼镜擦了二十一遍,直到他威胁说再让他擦就得在舞台上吻他,小个子少年才停下。

“可是我还是觉得它有点儿脏,我看不清你的脸,John.”Finch的声音听上去带着委屈。

“那是因为你喝醉了,Harold.”Reese哄劝着,“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 Finch郑重地点点头,“别忘记买漱口水。”

“好好好。”

Reese扶着Finch走在十二月的街头,走过那条曾被自己建议命名为“Harold Reese”的巷子,走过会在寒冬贩卖冰淇淋的小车,走过他们一起踩过的每一条街巷。

小个子少年依然沉浸在迷蒙的醉意中,他觉得身边有令人舒适的气味和温度不断传来。他朝那个方向更贴近了一些,然后被更有力地环抱住。

I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END.

嗷~完结先给自己撒个花~

谢谢看完这个谈恋爱故事和点赞评论的姑娘们~

以及应该会有个番外,发扬一下番外肉的光荣传统23333

评论 ( 26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