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街巷(7)

7

Sally姨妈发现Reese最近很不对劲,经常平白无故地傻笑起来,接着又变得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姨妈以过来人的经验很快就推断出自己心爱的侄子究竟是怎么了:

“Johnny小宝贝儿,你是不是恋爱了?”

Reese正在刷牙,听到问题吓得咽下了嘴里的牙膏沫,难受得咳了起来。

“噢,真的是这样!”姨妈激动地加快了语速,“她是谁?漂亮吗?你们相处得如何?”

“咳咳咳....咳....”Reese漱干净嘴巴抹了把脸,叼起桌上的面包片就准备冲出门去。

“我认识她吗——?”姨妈追出门问,“真是的,跑那么快。”

晚上吃饭的时候Sally姨妈又开始追问,Reese含含糊糊地承认是在恋爱,并且这个人她认识。这无疑激起了这个善良中年女人更大的热情,于是临睡前她带着一脸志在必得的表情来到少年的床边:

“是不是那个叫Zoe的小姑娘?我挺喜欢她,能干又大方。”

“不是。”Reese无奈极了,这是他第一次在生命中认识到“永远不要低估女人的好奇心”这件事。

“我还记得有个叫Jessica的?她...”

“我怕说出来吓到你,姨妈。”Reese埋在枕头里缴械投降。

“不会的亲爱的,我见过的风浪太多了!”姨妈夸张地睁大眼睛。

“不是‘她’,是‘他’。”说完后Reese深吸了一口气。

姨妈陷入了一种显而易见的疑惑中,她的表情表明大脑正在缓慢地处理着这个信息。

“Harold.”Reese把这个名字和呼吸一起从嘴里吐出来,然后紧张地等待审判。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啊...”姨妈抿了抿嘴,用力闭了闭眼睛又睁开,“Harold....”

少年不自觉地用手攥紧床单,仿佛看到一场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Harry!你说的是Harry?!”姨妈一下子站起来,在屋子里转着圈圈,“噢,天呐。”

她又迅速折回床边,抱住Reese的头亲了一口,“我真是太开心了,天呐,上帝啊。”

“你不反对吗?”少年手无足措地被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问。

“你喜欢他?”

“嗯。”Reese认真地点头。

“我也喜欢他!”姨妈用手捂着心口说,“那么就没问题了!”

“现在快睡吧!”说话都带了感叹语气的Sally姨妈最后又亲了亲少年的额头。

心口堵着的石头终于被挪走,Reese满足地瘫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

另一间卧室里Sally姨妈仔细研究了日历,还有半个月就是圣诞节了。既然他们在一起了,那要加紧给Harold也织一件圣诞毛衣才好,用什么图案合适呢,她看着床上给Reese才织到一半的套头毛衣有些发愁。

*

距离SAT考试还有一周,Finch几乎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于是Reese也跟着成了那里的常客。

书页翻动和偶尔传来的低低絮语让图书馆显得更加安静,Reese写完这周的作业后百无聊赖地去一个书架上拿了本小说,翻了两页后又盯着身旁的Finch出神。

“考完就是圣诞节了,”Reese说,“我们一起过。”

“好。”小个子少年从书本里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一块橡皮被Finch的手肘推到了地上,打了两个滚后在Reese脚边停下。小个子少年弯下腰去捡,侧脸不可避免地贴在了Reese的大腿外侧。Reese大腿的肌肉一下子就绷紧了,而Finch依旧浑无所觉地伸手想碰到那块橡皮,把脸贴得更紧了。

“Finch,”Reese紧张地动了动腿,“我来吧。”

“不用,”小个子少年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我捡到了。”

Finch拿着橡皮抬起身来,发现Reese笑得一脸尴尬。

“我要去厕所。”高大的男孩儿站起身迅速向楼梯走去。

Finch不解地思索了几秒钟,回想起刚刚捡东西时自己的脸好像...紧贴着Reese的大腿,握着笔的手突然就僵硬了。

 

Finch在考试这件事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安和紧张,相反随着日期的一天天临近,Reese的焦躁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我觉得要考试的是你的男朋友,”Nathan看着每天都心不在焉的Reese,“到底在紧张什么,他不知道SAT可以考很多次吗?”

“每个人都知道可以多次考试,”Finch笑笑,“看着他那么焦躁我反而就淡定下来了。”

“活该你们是一对。”Nathan没好气地说。

这里Reese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张均衡营养的食谱,央求着Sally姨妈给Finch准备考前几天的三餐,姨妈当然是满脸笑容地一口答应。于是在SAT的前三天,姨妈又一次进驻了Finch家的厨房,Reese也跟着来蹭饭。

“我觉得自己被你们照顾得像孕妇。”Finch喝下最后一口牛骨汤,又被强制吃下半碗蔬菜沙拉后说。

“那你以后怀孕了我也照这个菜谱做给你吃。”Reese打趣道。

“John,说什么呢!”姨妈从厨房出来刚巧听见这么一句,“啪”一下用手里的勺子打了Reese的脑袋。

“Harry亲爱的,别听他乱说,吃完了回房间看书吧。我们把这里收拾干净就走。”姨妈眨眼又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对着Finch,速度之快让Reese瞠目结舌。

Finch摇摇头,伸手想把桌上餐具收拾起来时被Reese揽着腰推进了书房。

“明天见。”高大的少年克制住亲吻的冲动,最终只是碰了碰Finch的手臂。

“明天见,帮我谢谢Sally姨妈。”

*

即使过了很多年,Finch仍然能记得那年走出考场时Reese脸上的表情——毫不掩饰的喜悦,和仿佛预见到分别的伤感。

“John,”他握住少年的胳膊,“这又不是结束。”

高大的少年这才全心全意地笑起来,从姨妈手中拿过保温杯里的水递过去,“可以直接喝,我刚刚试过了。”

十二月的风把杯子里蒸腾的水汽全数扑在Finch的脸上,Reese摘下他被蒙上白雾的眼镜,仔细擦干净后又帮小个子少年戴回去。自始至终Sally姨妈都在一旁笑得心满意足。

不远处的店铺里不知什么时候摆出了圣诞树,冬青树枝编成的花环也被挂在门上,Jingle Bells的节奏隐约传进耳朵里。

圣诞节要到了。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