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街巷(5)

5

Reese觉得自己成了一块煤而有人刚刚在上面放了一把火。

“我希望不会让你的被子烧起来,Harold.”少年的声音都开始变哑,却依然不忘用手指梳了梳被枕头弄得乱糟糟的头发。

“不会的,赫菲斯托斯,”Finch递上一杯水,“把这两颗药吃掉。”

“Sally姨妈是不是要来?”Reese不情愿地问,他更想和Finch独处,即使他发着高烧。

“是的,她在电话里说半小时后就到。”

Reese一下子倒在枕头上,头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我不想回去。”

生病了的高大少年看上去像是一只骄纵的猫咪,Finch好笑地隔着被子拍了拍他的脑袋后走出了房间。

Sally姨妈咚咚咚的敲门声让隔壁的狗狂吠了一阵。Finch打开门后觉得一阵风刮过,姨妈几乎是闯了进来。

“Harold...抱歉我有点儿太激动了,”姨妈不安地在屋子里打量着,“Johnny呢?他很久不发烧了,我很担心...噢...”

“John在卧室睡下了,”Finch指指关着的门,“刚刚吃了退烧药。”

“你真是太贴心了,我得去看看他。”Sally姨妈抱了抱Finch后飞快地冲进了卧室。

Reese迷迷糊糊中听见门“嗵”一声被打开,然后一个拖长了的焦急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噢天呐你的额头这么烫!我的小宝贝儿——”

被叫做“小宝贝儿”的Reese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伸手想安慰一下因为自己发烧而变得有些神经质的姨妈,胳膊一下子被塞回了被子里。Sally姨妈的动作并不轻柔,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关节“嘎哒”响了一声。

“不要把胳膊再伸出来了,你现在需要出汗!”姨妈把所有被角都仔细地掖好,似乎恨不得有密封袋把Reese全部封在里面。

“我想留在Harold家,”只露出一颗脑袋的少年压低了声音,眼睛不自主地斜向门的方向,“你知道的,姨妈,现在我没力气回去。”

“当然,宝贝儿,我去和Harold说,”Sally姨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他是个好孩子。”

“他好极了。”Reese含糊地赞同。

*

“噢,当然,不用担心会给我添麻烦,”Finch说,“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

“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餐!最近的超市在哪儿?”姨妈的目光仿佛在说“我要用一个晚上把你喂胖”,让Finch莫名背后一凉。

一小时后姨妈提着两大袋食材回来,很快厨房的流理台上就被堆满,连冰箱里都是各色蔬果。接着就是锅碗瓢盆一阵响动,水流的哗哗声混着刀具和砧板碰撞的声音。

“姨妈总是这样,小题大做。”Finch又一次给Reese测量体温时,少年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道歉。他只是想多在Harold家里留一会儿,没想到姨妈直接把厨房都搬了进来。

“没关系,托你的福我又能尝到美味的饭菜了。”Finch笑笑,低头看着体温计的读数。烧退下了一些,但温度仍然不低。

从Reese的角度刚好能看到Finch低头时扇动的睫毛和垂下的眼睑,还有挺直的鼻梁和抿紧的嘴唇。再往下就是凸起的喉结,在毛衣的领子下隐约可见的锁骨。

“咳咳咳...咳...”Reese被自己呛得咳嗽了起来,脸涨得通红。

Finch连忙一下一下抚着少年的胸口试图帮他顺顺气,但咳嗽停下后Reese的脸似乎红得更厉害了。

青春期时少年们的感官似乎都异常发达,他们能从旁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或是嗫嚅着还未开口的嘴唇读出所有的信息,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你喜欢的那个。

Finch的手停在Reese的胸膛上,而Reese也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没有动弹。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谁都没说话。

“噢...”Finch用一个简单的音节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Reese用另一个音节回应。

然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

“孩子们,可以吃饭啦!”Sally姨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要拿进来给你吃吗?”Finch嘴边的笑容还没收起。

“不用,我可以下床了。”少年掀开被子愉快地说,神清气爽得好像痊愈了一样。

客厅的小桌子上满满当当放着各色的碗碟,土豆煎蛋、蒜香小牛排、蔬菜吐司卷、奶油烤杂拌,散发着让人食指大动的气味。

“天呐!姨妈我爱你!”Reese赶紧坐在桌旁,深吸一口气后垂涎欲滴地看着牛排。

“病号不能吃这些,我给你另外准备了。”姨妈端出一碗米粥和一叠鸡蛋青椒沙拉。

Finch看着Reese瞬间垮下的脸扑哧笑了出来。

“Harry,这些都是给你吃的。”Sally姨妈笑眯眯地指着桌上满当当的菜。

这回轮到Reese笑Finch了。

“加油多吃点,这都是姨妈的拿手菜。”大男孩儿压低声音戳戳了戳身旁努力把一个吐司卷塞进嘴里的Finch说。

“我宁愿和你换,我的胃快爆炸了。”Finch又叉了一片生菜叶。

“不要只吃蔬菜Harold,再来一块牛排。”姨妈用一种无比怜爱地声音说着。

“你再不救我的话我大概要成为这片街区第一个被食物撑死的人了。”Finch的声音里少见地混了威胁和哭腔,在Reese听来格外诱人。

“姨妈,留点给我们明天吃吧。”Reese笑着说。

“可是...”Sally姨妈想要再说什么,又被少年打断了。

“明天我和Harold会把这些都吃完的,”Reese看了一眼放下叉子的Finch,“我保证。”

Finch跟着肯定地点点头。

*

“你确定今晚住在Harold家,不和我回去?”姨妈在离开前扒着门框第一百次确认。

“嗯。”Reese推搡着她出了门。

“记得吃药,别再着凉啦——”姨妈最后的叮嘱回荡在走廊里。

“John,快去房间休息,药我已经放在床边柜子上了。”Finch边收着盘子边抬头说。

“我没带换洗衣服。”Reese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可以穿我的,John.”

“内裤也没有。”

“...之前你被淋湿的所有衣服都已经洗好烘干了,”Finch顿了一下故作镇定,“洗澡前记得拿自己的...内裤换上。”

“那我们今晚睡一张床?”得寸进尺的某人。

“卧室里还有一张简易沙发床,我睡那里。”

睡在同一个房间也已经是让人喜出望外的事情了。

临睡前Finch又给Reese测了一次体温,烧已经退了,少年的恢复能力好得惊人。最后给Reese灌了一杯热姜茶后Finch关了卧室里的灯。

“晚安,John.”

“晚安。”

装着隐秘心事的泡泡在黑暗中浮起,而后“啪”地一声,秘密从气泡中流出来,钻进两个沉睡少年的心里。

TBC.

预告一下,下一章完结(大概)~

评论 ( 15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