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街巷(4)

4

又是一个周五,Reese在中午放学时冲上楼在Finch的教室门前等着。老师还没有下课,余光瞥到窗外站着的大男孩儿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放下粉笔走出来询问。全班同学一下都转过头来,视线让Reese觉得有点儿扎人。

“我等Harold Finch.”男孩儿挠了挠头,把自己挪向不会被注意到的走廊拐角。

“他在等你呢。”Nathan隔着桌子捅捅Finch的胳膊。

Finch本来做笔记的手歪了一下,“哧啦”一声在纸上画出一条线。他拿出小刀把黑线慢慢刮掉,控制着自己不要向窗外看。

下课铃响的时候外面开始飘小雨,细细密密地淋在地上。Finch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室,顺手递了把伞给Reese:

“还好雨不大,我只带了一把伞。”

Reese拿着伞反应了两秒,反应过来这是Finch在让他撑伞。快走出校门的时候Nathan从后面赶上来,笑着对说自己还有一把伞,需要的话可以借给他们。

“不需要。”Reese抢先说道,然后把伞朝Finch的方向又移了一点。

“就好像谁不知道你的心思一样,”Nathan斜了Reese一眼,“周一见,Harold.”

“周一见。”Finch笑着挥挥手。

周五的学校总是能见到许多情侣,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趁着放假前夕亲亲我我。下雨天的伞下又是个绝佳拉近距离的地方,有些互相挽着胳膊,更大方一些的撑伞的那个直接揽着另一个的肩膀有说有笑。老师们多半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说什么呢,这可是周末前夕。

Reese看着不远处一对互相抱着出校门的情侣,想着自己如果揽着Finch会是什么样子。Finch比自己矮了半个头,这样的身高能让他轻松用胳膊圈过他。

“John?”Finch看着一脸状况外的少年,“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抱歉,什么?”

“我说因为下雨,我们这次不要走得太远。”Finch对于Reese时常走神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实项目已经完成,再走到哪里都是多余。偏偏两人达成共识一般地愿意保持现状,于是下雨天撑着一把伞在城市里乱晃。

有香甜的气味传来,街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卖甜甜圈的小车,粉红色的防雨伞遮在上方,和气味出奇地相配。

“尝尝看?”Reese问。

“嗯。”

两个男生在雨天买甜甜圈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应该。摊主在收了钱后递上两只甜甜圈,草莓味和巧克力味的。Finch伸手接过,想递给Reese时高大的少年直接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块,然后又在另一个上咬了一口。Finch看着两个缺了一角的甜甜圈有种认命的无奈,在Reese的咬下的缺口旁吃了一口。后者眉开眼笑地撑起伞,对着摊主说了声谢谢后离开。

雨就是在他们离开甜甜圈小车时大起来的,打在伞上劈啪作响,Reese的半边肩膀都快湿透了,鞋子里也进了水。一旁有家不知卖什么的店面,看上能在里面躲雨和消磨时间。Finch握住伞柄把Reese往里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叠在高个子少年撑伞的手上。

两人随便捡了张空桌子坐下,Reese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大狗一样地甩了甩头,淋在头发上的雨水溅在桌上。Finch一边拿纸巾擦干净桌上的水,一边示意Reese把淋湿的外套脱下来。

“您好,请问两位要点些什么?”服务生礼貌地递上菜单。

“呃...煎绿茶是什么口味?”Reese皱着眉头看着一角绿歪歪的茶饮照片。

“尝一尝吧。”Finch小心地把两只甜甜圈搁在盘子边缘,还没来得及擦掉手指上沾到的糖霜。

“一杯煎绿茶一杯咖啡。”Reese合上单页说。

Finch拿过餐巾准备擦掉手上的糖霜。

“我可以帮你舔掉它。”Reese歪着头认真地说。

“...”Finch一下顿住了,眼神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少年,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后脸上爬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还好在气氛尴尬的时候服务生及时端来了饮品,Finch把自己埋在煎绿茶蒸腾的热气里,让眼镜蒙上一层雾气不去看Reese的眼睛。

“Reese喜欢你。”Nathan的话突然在Finch脑海里炸开,转了无数圈后又渐隐。

而自己好像也不抗拒。

*

十一月的雨力量永远不可小觑,水汽裹着寒气往人骨头里钻。一直把伞歪向Finch的Reese从半个肩膀湿透变成一只完整的落汤鸡。

“回去吧。”Finch开始担忧起来。

“先把你送回去,”Reese打了个哆嗦,“阿嚏——”

到了Finch的住处后Reese还没来得及打量这个地方就被小个子赶进了浴室,房间的空调被调到制暖的最高温度。

“衣服都扔在洗衣篮里,我一会儿把毛巾和睡衣送进来。”Finch的声音在门外显得远远的。

淋浴房的玻璃是磨砂的,有些地方被溅到了水,隐隐绰绰能看见Reese的身影。Finch走进去抱走洗衣篮,把干净毛巾和换洗衣服挂在一旁的架子上。期间瞥了一眼玻璃又快步走了出去。

身材看上去很好。

Reese穿着小个子少年的睡衣走出来,头发还滴着水。Finch身量比他小,所以睡衣缩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滑稽,手腕和脚踝都露了出来。但Reese显得很满意,他拽拽袖子:“很舒服。”

“你的衣服已经清洗好在烘干机烘干了,一会儿就好。”Finch又递过去一条毛巾让Reese擦干头发。

“谢...阿嚏...谢谢,Harold.”Reese又打了个喷嚏,接着又是一个。

“难道是感冒了。”Finch从客厅的抽屉里拿了一盒药,看了看说明书后倒了两颗出来,又去接了一杯水。

Reese坐在沙发上,觉得全身散发着热气,又被空调的暖风通通堵了回去。鼻子堵了起来,他使劲吸了吸也没有畅通的迹象,这让他有点儿烦躁。Finch客厅的壁纸是米色的,嵌着起伏的菱格暗纹,此刻它们在不停地旋转着。沙发垫开始软得像沼泽,Reese现在里面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Harold,我好像...阿嚏...发烧了。”Reese接过水杯吞下药,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

Finch拿来体温计,Reese不太记得小个子是什么时候把它塞进嘴里又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他只记得Finch看完度数后忧心忡忡的,后来他似乎给Sally姨妈打了个电话。

太好了,Reese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看来今晚可以睡在Finch家里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