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街巷(2)

新的一周,Reese发现班里的同学们开始变得有些奇怪。Carter经常在午餐时间消失不见,Tao每天都会带着小零食并且不愿意和别人分享,Zoe更是像蝴蝶一样在教学楼里飘来飘去,连Fusco都开始每天换穿在校服里的T恤。

Reese有些郁闷,似乎所有人都藏着显而易见的只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你的项目怎么样了,John?”Zoe走过来,努力想让自己的步态变得妖娆一些。

“还不错,周五我和Finch跑了城市的东边和南边,”Reese说,“周六去了图书馆。”

Fusco和Tao凑热闹地聚了过来。

“Finch的效率高得可怕,几乎所有的文字内容都是他完成的,我觉得我们这周结束就能完成这个项目。”Reese由衷地佩服Finch,他好像有种能把所有事情都变得井然有序的能力。

“你们竟然真的全程在做项目?”Zoe捏尖了嗓子叫着,Reese看出来她画了淡妆,头发也变得蓬松可爱了一点。

“我真佩服你们。”Tao努力摆出一副赞赏的神情。

“这样挺好的,高酷帅,你会成为Bridge先生的宠儿。”Fusco使劲儿憋着笑。

“别告诉我你们的周末是怎么过的,我不想知道。”Reese突然觉得一股莫名其妙的沮丧冲进脑袋,显而易见他们是和自己的“搭档”出去“调研”了。

而他是真的在和搭档进行调研。

*

项目开始的第二个周五,Reese背着书包在Finch的班级门口等他。Zoe扭着从他身边走过,用一种弥漫着甜蜜的语气祝他有个充实的周末。Reese随后就看见她的搭档(大概现在还兼了男友一职)从教室出来,笑着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John?”Finch隔着窗子就看见大个子男孩儿站在外面若有所思的样子,走上前拿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也不见反应,“John!”

“啊,抱歉。”Reese猛地回过神来,甩了甩头。

Finch今天穿着浅棕色的衬衫,仔细地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袖口也妥帖地扣好,下摆没有塞进裤子里,而是服帖地垂着。

“我们走吧,今天去西边和北边,进展顺利明天就可以完成报告了。”Finch背好书包朝Reese说。

“他们都出去玩了。”

“John?”

“我是说我们其实没必要这么着急的,”Reese仔细挑选着措辞,“也许这周能放松一下?”

Finch听完就笑了,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八颗牙齿:“好。”

“你答应了?”Reese追上去不敢置信地问。

“抱歉上周我有些太赶了,其实城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的。”

Reese看着Finch笑得有点儿得意的脸,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面前这个戴着眼镜、爱穿衬衫的男生真的是个高中生,而不是古板的大学教授之类。

*

十一月虽然离天寒地冻还远了些,但绝对和温暖没什么关系。

Finch站在冰淇淋车前,拿出两美元买了两支冰淇淋,香草味和巧克力味的。

“尝尝看。”他递了深棕色的那支给一脸不赞同的Reese,把香草的留给了自己。

“十一月竟然还有冰淇淋车,”大男孩儿接过蛋筒端详着,“而Harold Finch竟然也会在十一月买冰淇淋。”

“不要拒绝小小的乐趣。”Finch说完舔了一口。

Reese盯着Finch伸出又缩回去的舌头,莫名其妙地产生了想吻上去的冲动。他被这个想法吓得甩了甩头,故作老成地归结为“青春期荷尔蒙失调”,然后赶紧咬了一口手里的冰淇淋。

“小心冻到牙齿,John.”Finch话音刚落就看到Reese冻得龇牙咧嘴的样子。

“下面去哪?”大男孩儿从牙齿的疼痛中缓过神来后问。

“说出来会破坏惊喜。”Finch眨眨眼。

Reese没想到在略显荒凉的城市西边也会有野球场,不少年轻人都聚集在那里,看上去正在报名一场三对三的篮球赛。

“去看看。”Finch咬掉最后一块冰淇淋的蛋卷托,轻轻推了推Reese.

大个子男孩儿报了名,抱着书包有些为难地看着Finch.

“没关系,我在场边等你,书包就放在这里我帮你保管。”Finch笑笑,在场边找了个不会被球砸到的位置盘腿坐下,示意Reese赶紧去热身。

Reese仔细看了看Finch的脸,确定他并没有因为无聊而显得不快后笃定地拍了拍胸口:“赢的那一队有奖金可拿,我保证今晚能请你吃饭。”

“那我期待晚餐,饭票先生。”Finch打趣。

*

篮球和水泥地接触发出砰砰声,运动鞋底在双腿奔跑和急停时碾磨着沙粒和灰尘。

Finch从地图里抬起头来追随着Reese的身影。少年脱掉了外套和连帽衫,上身只穿着背心在场地上奔跑。他运球、助攻或是投篮时的专注表情让Finch觉得运动真的是能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

当然下一秒他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看Reese运动是一件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这样的措辞会更恰当一些。

球赛结束得很快,Reese和两位刚认识的队友击掌庆祝后就回到了Finch身边。

“晚上想吃什么?”高个子少年很是得意。

“买单的人决定。”Finch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拧开递过去。

Reese接过水瓶猛灌了两口,看到Finch在叠刚刚展开的地图,他凑过身去指着一处标记:“这是今天你纠正的?可是下午我们没有勘察啊。”

“我能多线程工作,”Finch能感受到Reese身上散发的热气不断扑在自己四周,这让他有点儿分神,“快把衣服穿好,John.”

“Harold,这个球场西边的一条路地图上也没有标注,”Reese套着衣服不甘示弱地补充,“我也能多线程工作。”

很多年之后Reese把自己埋进Finch体内的时候,小个子男人偶尔还能分出心来思考某个数学假设的可证性。这种时候Reese简直要恨死伴侣“多线程工作”的能力,然后俯身咬着Finch的嘴唇,同时把自己顶得更深一些。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Reese还是刚在比赛里得胜的少年,皱着眉头想晚上究竟请Finch吃什么好。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去Reese家吃Sally姑妈准备的晚餐,而这一小笔财富先攒起来作为项目以后的行动基金。

*

Sally姨妈真的,真的很喜欢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孩儿,穿着十分得体,更别提他说话时得体的声气和举止间透露出的教养。

“Harold,我在给你盛一碗炖牛腩,然后我们就能吃甜点了。”Sally姨妈又一次用一大勺番茄牛腩塞满了Finch面前的碗。

Finch朝Reese投去求救的目光,而后者回了一个“自身难保”的苦脸。

晚餐的最后Finch勉强把一角苹果派塞进嘴里时,他觉得自己的胃快要爆炸了。他起身想要收拾桌上的碗筷,被女主人摁住手拖出了餐厅。

“Johnny,去陪我们的客人说说话。”Sally姨妈一阵风一样卷着餐桌上的碗盘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和着水流声就传了出来。

“我在努力不让自己打饱嗝。”Reese摸着肚皮说。

“明天的早餐午餐都可以免了。”Finch点着头附和。

Reese侧头看向身旁的Finch,嘴巴张了张又合上,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明天依旧十点图书馆见?”Finch也转过头来,迎上Reese的目光问。

“那明天见。”Reese短促地点点头,同时试图告诉自己来一个告别时的拥抱是完全合适的。

Finch走进厨房和Sally姨妈道别,拥抱了热情地女主人后再次道了谢。然后又抱了抱Reese,说了声晚安。

的确是非常合适的,Reese晚上躺在床上咧着嘴想。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