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白夜

说明:给阿呗 @nicechoco 的生贺~生日快乐么么哒~

其实就是他们俩的流水账日常,希望能喜欢~

祝食用愉快

=========================================

1

太阳熄灭的时候Reese在厨房准备给炸好的薯条撒上一把盐,站在一旁递上调味瓶的Finch手微微抖了一下。

“别怕,Finch,咱们还有储存的太阳能。”Reese放下滤网,手轻轻握住一旁小个子男人的。

“我去把备用能源开关打开,”Finch抽出手来,“你该知道我不会为这种事情害怕的。”

随着闸门“啪”一声被推上去,室内又恢复了光亮,熄灭的太阳能灶又运转了起来,锅里冷却下的油重新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在这个煤炭和天然气都已经耗尽的时代,太阳能成为几乎唯一可供使用的能源——水力和风力提供的能源实在微不足道,何况在太阳熄灭后后两者也会受波及而变得不稳定。

Finch关掉多余的灯,走进厨房熄掉灶台上的火。Reese拿了张吸油纸,把薯条均匀地铺在上面,捏着两角提起来放到客厅的桌上。

“吃吧,太阳熄之后土豆又要涨价了。”Reese拿了两个餐包,递一个给对面的小个子男人。

“恐怕所有蔬菜价格都要上升了,”Finch小口咬着面包,皱起眉头,“一会儿我去地下室检查一下储存的粮食,还有Bear的口粮。”

街道上没有一丝光亮,政府为了节约有限的储备能源下令关闭所有光源,除医院等急救场所外所有工作地点一律关闭。所有人家都只留下了一盏小小的灯,看上去愁云惨雾的。

Reese牵着Bear在本街区走了一圈,大型犬似乎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扰乱了生物钟,看上去极为不安。回到家时不见Finch,想必是在地下室盘点存货,Reese把Bear的狗绳解开后就向楼下走去。

小个子男人听到脚步声,颇为吃力地回头站起身来。似乎是由于动作太急踉跄了一下,Reese连忙过去扶住Finch的后腰,趁机把他带到怀里。

“我们还有二十棵白菜,五棵西兰花,三颗紫甘蓝,食物代替冲剂还能支撑三个月,肉类抽成真空包装大概是一个月的分量。”Finch把脸埋在Reese的胸膛里闷闷地说。

“足够了,在那之前太阳会重新燃烧起来的,”Reese的下巴在小个子男人的头顶轻轻蹭着,“之前的那么多次不都是这样,嗯?”

“希望我们在那之前不会被冻死,”Finch轻轻地说,“但愿我们储备的太阳能可以支撑。”

 

2

Finch修理好了被Bear踩坏的收音机,抽出天线打开开关,希望从沙沙的声音中听清楚新闻播报。

“太阳熄灭日第十五天,现在时间早晨九点整。”播报员机械地报着时。

“天这么黑,我们就不能装作还是夜里再睡一会儿吗Harold?”Reese晕乎乎地端着两杯冲好的代食物冲剂从厨房走出来,身上的睡衣还是皱巴巴的。

“不行,Reese先生,”Finch的声音极为严肃,“很多人由于昼夜颠倒已经造成了生物钟紊乱,附近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了。”

“知道啦,闹钟先生。”Reese隔着桌子亲了亲Finch的额头。

小个子男人仰起脸,把它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吻:“这是对冲剂水温适宜的奖励。”

Reese在Finch去洗杯子的时候偷偷地笑了,而后得意地揉了揉Bear的头,后者也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哼。

冲剂早餐后Finch拿了本书坐在扶手椅上,旋开节能灯准备开始阅读。

“我和Bear出去走走。”Reese给大型犬系上狗绳,回头说话时看见椅子上的Finch微微打了个寒颤。

Reese皱了眉头让Bear呆着别动,进卧室拿了一床厚毯子,仔细地把小个子男人裹了个严实。末了看着被毯子包裹着的圆滚滚毛茸茸的某人,又忍不住在他嘴角啄了一口才牵着Bear出门。

Finch撑着脑袋想着离他们起床才两个小时,已经亲吻过三次了,除开早餐时和刚刚那个还有一次早安吻。大概是没有光线的环境让亲热变得更加容易吧,他想。

 

周围邻居们的灯大都是熄灭的,想来都觉得不如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得好,等饿得受不住了再喝一包冲剂,继续倒头就睡,节省能源和食物。似乎只有他和Harold还在努力过着正常的日子。

过了一个街区后隐约有咣咣作响的声音传来,Bear警觉地竖起耳朵,直拖着Reese往声源处走。

“Shaw.”Reese走上前去,奇怪地看着刚刚砸断路边一根护栏的女人。

“Reese,有没有肉制品?我拿一根蜡烛和你换,” Shaw单刀直入,“每天喝冲剂我要疯了。”

Reese挑了挑眉,蜡烛在如今是珍稀物品,已经能算是文物了。但Finch想必会喜欢,拿一袋肉来换似乎很划算。

悄悄从另一个门潜入地下室拿肉制品的Reese很是得意,想着这种古老的照明工具被点燃时Finch可能会露出的小小微笑。

Shaw毫不客气地接过那袋肉,把蜡烛摔进Reese怀里就冲回房子了。高大的男人和大型犬对视一眼,觉得她大概是迫不及待地去下厨了。

“Finch,你猜我带回来了什么?”Reese兴冲冲地从前门进来,就好像十分钟前从地下室蹑手蹑脚钻出去的那个不是他一样。

“什么?”Finch放下书紧了紧身上的毯子,太阳熄灭后气温越来越低了。

“一支蜡烛。”

“我想我不该问你是怎么得到的?”小个子男人抿了抿嘴,猜测地下室的某种粮食一定少了一些。

“用一袋肉和Shaw换的,快点着看看吧。”Reese不知从哪里又拿来一个生了锈看上去随时会断掉的烛台。

Finch拿着蜡烛凑到灶台前,用太阳能的热量点燃了蜡烛,小小的火苗在他的瞳孔一跳一跳,暖黄的颜色似乎把周围的温度都提高了一些。两个男人坐在桌子前看着蜡烛安静地燃烧,时不时伸出冰凉的指尖去碰一碰橙色的外焰。Bear从来没见过这种古老的能源,搭在桌上伸出舌头想舔,被Reese毫不留情地打了爪子。

“用一袋肉换了一支蜡烛,然后我们坐在这里看着它烧完,太奢侈了。”Finch把手拢在火焰周围,烤了烤后就吹熄了它。

“我们是在欣赏,又不是在浪费。”Reese掰了一条烧软的蜡油放在手里揉捏,最后团成一个心形递给对面的小个子男人。

 

3

环境温度已经接近零度,即使紧闭门窗也阻止不了从四面八方渗进来的寒意。Reese把床垫加厚了一层,又拿出一条毯子盖在原本的被子上,连Bear都知道在睡前要钻进半封闭的狗窝,躺在厚实棉絮之间。

“我们把供暖打开吧,Finch.”Reese把小个子男人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又把被子的边缘仔细塞好。

“每天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打开吧,不知道太阳什么时候能燃烧起来,还是需要节约储备能源。”Finch点点头,叹了口气。

此时太阳熄灭已经四十五天,一种绝望的情绪在黑暗之中向所有人袭来。医院中由于生物钟紊乱造成疾病和心理出现问题的前来就诊的患者与日俱增,政府不得不把有限的市政储备能源全都集中向那里。

为了从根源上解决此类病患问题,政府启用了近地轨道上的巨大发光板以反射周围星系中恒星的光线来模拟白天的太阳光线。但由于发光恒星的距离太远,因此反射光线也极为微弱。这种模拟出的白天被市民们称之为“白夜”,此次的太阳熄灭时段被称为“白夜周期”。

“上次这么久的熄灭是什么时候了,Finch?”Reese睁着眼睛看向窗外已经开始晃动的类太阳光线。

“十四年前。”

“那时候我还没遇见你。”

Reese进地下室挑了一颗白菜,叶子已经发黄了,他撇撇嘴想把发黄的那部分摘掉,刚下手却又觉得舍不得。最后端出的煮白菜一碗是里面一些的还算新鲜的部分,另一碗是那些黄黄的叶子。

他把好点儿的那一碗放在Finch面前:“补充点儿维生素,我们还剩两棵白菜了。”

“我看到你面前碗里枯草一样的东西了,Reese先生,”Finch伸出叉子戳了一半自己碗里的递过去,“吃腐烂的蔬菜是没有好处的,我相信医院已经没有空位给我们了。”

被打开的供暖开始发挥作用,温暖的红晕开始爬上两人的面颊。

“市政厅开始提供用劳力换太阳能和口粮的机会了,明天我去看看。”Reese叉起最后一片菜叶子三两口嚼完。

“好。”Finch轻声同意。

早餐之后小个子男人一头钻进了地下室,期间Reese给他送了两次冲剂,等到晚上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手指也冻得通红。

“去洗个澡吧,Harold. 供暖关掉前我烧了一锅水。”Reese递过换洗衣物和毛巾。

“嗯,”Finch接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光亮,“我刚刚修好了那台休眠机。”

 

4

“白夜”第六十天。

斗殴事件开始频道发生,究其原因不过是争夺食物或者储备的太阳能。在温饱不能满足时,生存成为第一需求。

他们谁都没动那台休眠机。

Reese每天到市政厅去领取任务,大多数时候都是负责把日用品搬运到医院和救济所这样的体力活,工作结束的时候会有一天分量的储备太阳能注入他们的家中。

“我吃过了,你吃吧Harold.”Reese回来后看着坐在桌前的Finch笑笑就准备去洗澡。

“Reese先生,”小个子男人站起来拖着Reese的袖子把他拉到桌子前面,“上次太阳熄灭的时候你这么说过,结果你两天都没有吃饭。”

Finch用勺子挖了一块剁碎的水煮肉末送进Reese嘴里,“已经没有调料了,就当成是药吃吧。”

“这是我们最后一块肉了吧,”Reese嚼完笑着啃着Finch的嘴唇,“那以后我就吃你好了。”

Finch不做声,微微踮脚加深了这个吻。Reese的舌头灵活地在他的牙床扫了一遍又回来轻轻舔着他的嘴唇,在想下移的时候被阻止了。

“先去洗澡,我留了热水给你。”

Reese抓住了“先”这个字眼,吹着口哨进了浴室。

晚间在床上厮磨的时候Reese向Finch的耳朵里吹着热气:

“明天你进休眠机吧,Harold.”

Finch脑袋里一团浆糊,觉得全身都被温温热热的水包裹住了。但直觉告诉自己在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回答问题,于是他把脑袋埋在枕头里,把话语和呻吟统统闷了回去。

高潮过后,Reese揉捏着小个子男人胯部的软肉,又一次提出了让他休眠的要求。

“我们只有一台休眠机,John.”

“对啊,总得有个人需要在外面照看Bear.”Reese的手滑到小个子男人腰际,“我觉得你变瘦了,为了减少体脂的消耗进休眠仓是个好选择。”

“...”

“你休眠之后,每天我还能把你那一份的冲剂和蔬菜肉类一起吃了。”Reese舔舔Finch的耳垂。

“Reese先生,”Finch扭了扭脸,伸手抚上Reese的面颊,神色看上去出奇郑重,“我们会一起饿死,而不会你在外面冻得僵硬而我在休眠仓里再也醒不来。”

Finch没有戴眼镜,此时的眼睛由于高潮和认真的爱意而变得像狂风刮过的海面。

“那我们明天多煮点儿菜吧,我受不了每天都喝泥一样的冲剂了。”Reese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舔小个子男人的眼球,遭到一阵反抗。

 

5

Reese点了点,只剩五袋冲剂了,他盘算着如果太阳再不燃烧起来的话就去抢点儿,或者去远一些的地方碰碰运气看有没有没冻死的野菜。他可以饿肚子,Finch不能。这么想着Reese就走进盥洗间环住正在刷牙的Finch,也不管对方满嘴的牙膏沫,没头没脑地蹭了上去。

太阳就是在这个时候燃烧起来的,就如同每一次雨过天晴后放晴的时候一样。稀松平常却充满希望。

窗外传来巨大的欢呼声,似乎近三个月以来攒下的声音都在这一天被释放出来,将寂静和黑暗冲的粉碎。

“太阳燃烧起来了,Harold.”

“看来是的。”Finch漱掉嘴里的牙膏沫,在高大男人的侧脸上留下一个薄荷味的亲吻。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104 )
  1. 夏山怒木言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仙已乘鲤鱼去木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