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第二人生(1)

1

“需要香槟吗?”Reese端着托盘穿过人群径直走到一位女士面前。

“这一身真不错,John,你还是适合不系领带。”女士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侍者,调笑着拿起一杯香槟。

“干活,Kara.”男人把托盘放低,Kara从手包里拿出一支注射器,迅速地把里面的液体分别注射进所有杯子里。

Reese托着盘子离开,沿路拒绝了所有想要取用香槟的客人和两位试图和他搭讪的姑娘。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是试图在任务中把连带损失降到最低。”Kara抿了一口香槟,从另一条通道接近了目标。

“三点钟方向有可疑人物,可能是政府特工。”Reese站定不动,任由聚在一起谈话的三个人拿过托盘里的酒杯。

“奇怪,”Kara不动声色地挡住三点钟方向一身黑裙的姑娘,“难道政府干涉了这个任务。”

“目标出现中毒反应,撤退。”

Reese转身放下托盘,干净利落地离开了宴会。

 

“在自己公司的游戏开发一周年的宴会上被杀掉,真是讽刺,”Kara坐进车里,拆开入场时给每位来宾赠送的礼物,“虚拟现实眼镜,这游戏做得倒是精致。”

“政府特工怎么会介入此事,这次的目标只是一家游戏公司的高层而已。”Reese蹙着眉头,把车挺稳在一处住宅下。

“不要问多余的问题,John.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好。”Kara把眼镜抛给Reese后下车,“我打算去度假,你也放松放松。”

“管好你自己。”引擎一阵轰响后车已经不见踪影。

 

此时的宴会会场由于主办者的倒下而一阵喧哗,骚动中终于有人想起拨打911,但当急救车赶到的时候他们早就停止了呼吸。

“任务完成,Mam,不得不说这些旁门左道的杀手也挺管用,”Shaw看着倒在地上眼睛大张的三个人,面无表情地敲了敲耳机汇报,“以及下次这种需要穿礼服高跟鞋还没有足够食物的监视任务不要指派给我,我快饿死了。”

 *

Reese从不分昼夜的睡眠中醒来时周围暗得可怕,他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昨晚任务结束后自己随便找了一间旅店住下,现在看来至少他们的遮光布很好用。

他翻身下床,踉跄地在地上找到手机,发现自己大概睡了一天一夜。

“无新消息”。

肚子开始咕咕作响,Reese不得不拖着步子走出房间觅食。鸡蛋、泡面、速溶咖啡,一股脑地塞进胃里后然后重新倒在床上。

“嘎啦”一声响,Reese觉得自己被什么硌了一下。

“豌豆先生,让我们看看是什么。”男人自言自语着(显然一杯速溶咖啡并没有缓解嗓子的干哑),从身下抽出那个物体——是Kara扔给自己的虚拟现实眼镜。

Reese耸耸肩,反正除了睡觉也没有别的事情。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上,戴上那副看上去像是巨大苍蝇眼睛一样的可笑眼镜,按下了开关。

 

“尊敬的玩家您好,欢迎来到‘第二人生’(Second Chance)。”

Reese根据不断出现在眼前的提示一步一步进行注册,对所有协议和用户说明都看都不看地选择了同意,这让他想起自己在得到如今的“工作”前签署的一份又一份弃权申明和保密协议的时候。

[请输入用户名]

“John Reese.”

这是他使用时间最久的假名,姓氏还是Kara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取的,Reese常常猜测他的这位搭档是不是喜欢吃那种黏糊糊的高热量花生巧克力。

[请选择身份]

“无”

未知的才是有趣的。

[请选择场景]

“随机”

[游戏开始,请点击视线下方按钮确认进入游戏]

 *

[位置:B区]

眼前的提示闪现后又消失。

Reese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长街,沿街都是各色店铺,从吃到用一应俱全。水果气息混着糕点香味,还夹杂着皮革和青草的味道。往来穿梭的行人让Reese的神经有些紧绷,他摸向自己的腰侧,却发现从不离身的枪并不在那里。

“只是个游戏,放松点。”Reese反复提醒自己,克制住找到隐蔽角落对所有人进行观察和评估的冲动。

我们职业素养过于良好的杀手先生管住了自己的身体,但眼睛依旧扫视着周围,直到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背影成功拦截住了他的视线。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出现那么几个让人一直难以忘怀的角色,我是说除了父母和亲人外总能找到一个或一些人,让你觉得他是联系你和世界的纽带。对于Reese来说,Jessica就是那条纽带。他可以把所有形容美好的词语都用在Jess身上并且毫不心虚。但现在她不需要了,上帝对每一位来到天堂的人都加以同样的恩宠。

Reese一步一步走进金发姑娘所在的店里,带着点儿难以置信的喜悦和失而复得的惶恐,同时克制住自己第一百次摸向腰间并不存在的手枪的欲望。

“嘿。”Reese迟疑着来口。

姑娘转过身来,眼神变得奇怪起来。她的脸和Jessica不一样,声音也不同,她说:

“先生,请注意您的礼仪。”

啪。一个被希望充满的气球一下子就被戳破了。

Reese尴尬地挠了挠鼻子,显然没有明白姑娘所说的“礼仪”是指什么,然后他看见了自己黑乎乎的双手。

还有棉质的破洞内衣,过小的蓝色卫衣,军大衣一样垂到地上的外套。配上臃肿的棉裤和露出脚趾头的鞋,并且全部都是黑乎乎的。

Reese哀叹一声捂住了眼睛,为自己没有设置一个体面一些的角色而感到后悔不已。

把手从眼前挪开时,一双一尘不染的皮鞋出现在Reese的视线里,他循着鞋将视线慢慢上移,牛津皮鞋,裤缝笔挺的裤子,精致的皮带扣,浅色暗纹衬衫,深蓝色镶银花纹的温莎结领带,露出边缘的马甲,合身的西装外套,外加搭配得宜的口袋巾依次进入眼帘。

这简直是对自己穿着的一种无声嘲笑。

Reese头一次觉得自己的穿着显得如此不合时宜,而这种情绪哪怕是执行任务一周浑身发臭时都没产生过的。正当他从思考出的十三种离开这里的方案里筛选出最快捷的方式时,穿着考究的男人的声音平稳而礼貌地响起:

“先生,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吗?”

Reese恶作剧般地抖了抖宽大的外套,灰尘从里面扑出来。然后他如愿以偿地看到面前穿着考究的男人踉跄着退了几步。

他好像有点瘸。这一发现让Reese得逞的得意顿时烟消云散,他伸出手去扶住了还没站稳的小个子男人,并且试图帮他拍掉昂贵外套上可能沾上的灰尘。

“Harold Finch,这家店的店主。”小个子男人侧身避过Reese的手,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

TBC.

说明:这是好久之前的坑了....捡起来重新写...希望这次能写完T.T

评论 ( 16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