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茶壶、点心和梦

说明:小短篇,清水无公害

希望食用愉快~

============================================

当我说空白时,就是在说那种完全空无一物的状态,连光线都没有的,那种空白。

Reese发觉自己正身处这样的空白之中。其实如果按照他的想法,应该称作“空黑”才对,但这个词毕竟冷僻拗口,他想了一会儿还是作罢。

他在空白里,那么“空白”又在哪里?

Reese觉得自己漂浮在半空中,或是踩在平地上,也可能是在漂浮着的平地上。视觉在这里丝毫帮不上忙,连平衡感都受到了影响。心跳声在这里格外清晰,Reese靠着这个确认自己还活着。

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去做,但脑袋被搅成一团厚重的浆糊,怎么回忆都没有线索。他叫John Reese,可是John Reese究竟是谁?

一点白色的光晕突然出现在视野里,而后感官像是全部复活了一样开始运转,鼻子闻到了淡淡的植物香气,耳朵听到微弱的虫鸣,眼睛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快步走来。

“我想我们要一些花,不是么。”

Reese打量着面前戴着眼镜个子小小、抱着一个青色坛子的文弱孩子:

“对不起,孩子,你说什么?”

“我们需要一些花,兰花怎么样?”坛子被打开,说不清的好闻味道钻进Reese的鼻子里。

孩子从罐子里捏出一点粉末,均匀地洒在周围的地面上,然后把盖子盖上,小心地放在一边。

“我是John Reese,你叫什么名字?”Reese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一板一眼的男孩儿,蹲下身去放柔了语气问他的名字。

“Finch,一种雀鸟。全名Harold Finch。”

男孩儿并不看向Reese,他退后几步拍了拍手,无数植株倏地从地面上生长出来,而后花朵在顶端绽开,露出嫩黄的花蕊。

“这...令人惊叹,Harold.”Reese惊奇地碰了碰花瓣,发现它们都是真实的。

“谢谢夸奖,Reese先生,”Finch原本严肃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克制的笑意,“但是你来到我的世界干什么呢?”

“你的世界?”

“是的,Reese先生,有什么奇怪的吗?”Finch仰起脸,似乎拥有一个世界和拥有一个苹果是一样稀松平常的事情。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但是鉴于这是你的地方,我们可以假设是你邀请我来的。”Reese的脑袋里依旧是没有丝毫头绪的混沌状态。

Finch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然后接受了这个理由。

 

“想看什么吗,Reese先生?”Finch的眼睛里闪着点儿跃跃欲试的神色。

四周除了一小片在瞬间长出的兰花外依旧空无一物,纯白接连着纯白向四周蔓延。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有机会能在无数种向往的可能里选出一个得以实现,却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陷入这种状况里的Reese摸了摸头发:

“你是主人,你来决定吧。”

“那么下午茶怎么样?”

Finch蹲下敲了敲地面,青草立刻覆盖了视野所及的范围。他搬起坛子,从里面拿出一张极小的桌子,一个更小的茶壶,以及两只比指甲盖还要小的杯子。在Reese以为面前的孩子只是想要玩过家家的游戏时,桌子连同上面的茶具一起开始变大,一会儿桌沿就到达了Reese的腰际。随后椅子也被从坛子里拿出来,接触到地面时就迅速开始变大。等到Finch用同样的方法给桌子铺上桌布的时候,Reese简直要怀疑他下一步是掏出一座房子。

“Reese先生,Reese先生?”Finch踮起脚尖努力地用手在发呆的高大男人面前晃了晃。

“抱歉,走神了。”

“需要什么茶点吗?”

“甜甜圈,”Reese几乎想也不想地说,“糖霜多一些。”

头顶上的空间突然变成深蓝色,看上去像是正常的天空。而后一些白色同心圆一样的物体接连出现在上面,仔细看会发现是覆满了糖霜的甜甜圈。还有颜色深一些的,是曲奇小饼干。

“请坐,Reese先生,然后想一些开心的事情。”Finch坐在对他而言过大的椅子上,双脚悬空。

“什么?”依言坐下的Reese觉得自己一定是错过了什么细节,“开心的事情?”

“这样你才能飘起来吃到茶点。”Finch指了指脑袋上方的天空,然后连带着桌子悠悠地浮了上去,只留Reese一个人在地面满是疑问。

“令你开心的事情,Reese先生。”Finch伸手摘了一个甜甜圈,满足地抿了一口茶后出言提醒。

Reese费力地让充满浆糊的脑袋缓缓运转起来,坐在椅子上晕乎乎地找不到方向。一条长椅出现在脑海中,长椅坐着一个男人,身边蹲着一直大型的犬类。另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走过来,弯下腰递去一杯冒着蒸腾热气的饮料,大型犬兴奋地站起来摇着尾巴。

Reese觉得自己在缓缓地上升,但到了半空中后又突然停止。

“继续,Reese先生,你最开心的时候是什么?”

一个书房。不,更大些,是一个图书馆。没有亮灯,显示器的光线照亮了桌前人熟睡的侧脸。依旧是那个高大的、穿着西服的男人,他轻轻地走近,从熟睡的男人脸上小心翼翼地摘下眼镜,然后在眼角印上一个吻。

Reese终于升得够高了,他飘至桌前,摘下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熟悉的味道。

熟悉?他在什么时候吃过长在头顶上方的甜甜圈吗?

“Harold,你升上来时在想什么?”Reese有些好奇,“一定是让你心花怒放的事情才会上升得这么快吧。”

Finch摇了摇头不开口,露出了不符合年龄的老成表情,Reese觉得他看上去甚至有点...难过?

“Reese先生,如果你吃完了的话,就可以回去了。”过了很久Finch终于开口,他的小腿在半空中前后摇晃着,手握成拳压在膝盖上。

回到哪里去?

“回去吧。”

“回去吧。”

开放的兰花已经枯萎,茶水已经冷却,甜点慢慢消失。

“回来吧,John.”

 

Reese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病房中,心电监护仪发出规律的“滴滴”声,Bear把脑袋搁在自己身上,Finch在一旁的躺椅上睡着了。

他想起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爆炸。

 

“Harold,你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才会上升得这么快?”

“我在想象你醒来时的场景,Reese先生。”

END.


啰嗦的我:很久之前想写RF的童话系列,但又不是那种...童话系列(什么玩意儿....)。《老路灯》是第一篇,致敬安徒生的《老路灯》;《四季兔》是第二篇,想法来自安徒生的《拇指姑娘》;今天的《茶壶、点心和梦》想法来自特拉弗斯的《随风而来的玛丽·波平斯阿姨》。

评论 ( 10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