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Hobben】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说明: @yuki雪君北极兔  兔兔点的梗,典狱长喵和小孩子岛花~第一次写Hobben觉得自己好ooc...然后又拖了这么久...请不要嫌弃嘤嘤嘤~

希望能食用愉快~

===========================================

Day 1

Benjamin Linus正处在情绪的低谷中:错过了从学校回家的班车,养了很久的七号兔子死了,以及今天是他的生日。 

只能步行回家的Ben最终决定把七号兔子埋在后院的树下——别误会那里并没有前六只的身影。事实上这是Ben的第一只兔子,叫七号只是因为他喜欢这个数字。同样被他喜欢的数字还有“八”,可能在将来他还会拥有一只八号兔子,而且是在屁股上印着数字的那种,谁知道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Ben的脚步却依然不紧不慢。 

“就是今天你害死了你妈妈,Benjamin,我凭什么要祝你生日快乐。”他已经能想象出歪在沙发上拎着罐啤酒醉醺醺的父亲,甚至连这句话里的怨恨都分毫不差地出现在脑海中。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回家,尤其是今天。 

随意踢飞了地上的一颗石子,许久听不见落地声响的Ben正疑惑时,脚踝处被毛茸茸的东西蹭过,而后皮肤就是一阵火辣辣地疼痛——一只从角落里窜出的灰猫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爪子。 

顾不上气恼的Ben掏出纸巾擦拭着伤口渗出的血迹,灰猫则蹲在一米远处好整以暇地看着,不逃走也不慌张,周身的气息都是懒洋洋的危险。清理好伤口的Ben抬头就发现灰猫蹲在原地挑衅一样地看着自己,方才被挠到的火一下子就蹿了上来,也没想到是因为自己踢出去的石子先砸到了猫,就只觉得是这动物先伤到了自己。 

他和灰猫对视着,手在地上摸索到了另外一颗石子正准备砸过去时猫却开始动了: 

先舔湿了爪子,而后用前爪把脸洗干净,而后开始一下一下地舔舐着身上的皮毛。灰猫的全身都是凝固了的血块,毛乱糟糟地结在一起,像是刚刚和同类撕打过。

灰猫反复舔着一处,把血块融开后再把毛舔顺,清理完一处后转移至另一处。皮毛下的伤口像是完全被忽略了一样,舌头碰到时完全没有停顿。

算了,我砸了它一下,它挠了回来,还算公平。Ben放下手里一直握着的另一颗石子离开了。

灰猫仍然在专心地清理自己,在少年离开时也没有停下。在血迹都被舔舐干净后才抬起小小的脑袋,随即又伸出爪子理了理胸口的毛,这才起身消失在巷子的黑暗中。

此时后院的小小身影把七号兔子放在挖好的坑中,覆上一层薄土后轻轻地出声:

“生日快乐,Benjamin.”

Day2

十二岁的男孩儿常想的会是什么呢?如何逃掉无聊的课程,怎样在球场上吸引小女孩儿的注意,或者是最近在流行的新奇玩意儿?

十二岁的Benjamin在这一天放学时终于承认他一直在想昨天遇到的那只灰猫的影子,凌乱的毛和凝固的血块一直在眼前幻灯片一样播放着。这实在是件奇怪的事情,尤其是脚踝处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后花园里的七号兔子还尸骨未寒。但最终放学时Ben还是故意错过了校车,绕到昨天的巷口想看一看那只灰色带着敌意挠了自己的猫。

灰猫并没有出现在巷口,Ben不甘心地走进那条看上去黑漆漆的巷子想要寻找它的踪迹。地面是青石砖的,陈年的污迹嵌在石缝里,偶尔有一两颗冒出芽的草颤巍巍地抖着,Ben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右手不自觉地往书包里探去握紧了藏着的甩棍。

脚下突然踩到一块柔软的地方,Ben本能地抬腿就踢过去,一块垫子随着动作飞得老远。他低头发现周围的一小块地方出奇干净,青石砖上没有杂草或污泥,墙壁老旧但没有剥落。少年上前去捡起刚刚被自己踢飞的垫子,发现它竟然很干净,上面隐约可见灰色的短毛。

看来是踢翻了别人的窝。Ben有些心虚地把垫子放回原处,端详一阵后调整了摆放的角度,最后拍了拍垫子上的脚印才放心地离开。

深夜回来的灰猫走近垫子时闻到一股人类的味道,它凑上去吸了吸鼻子,各处都隐隐散发着它不喜欢的气味。于是灰猫咬着垫子的一角把它拖到了巷口的垃圾桶旁,而后又抬起前爪抚了抚胸前的毛。

这个夜里灰猫枕着青石砖的凉意睡着了。

Day 3

【我遇到了一只猫,我想叫它Willard Hobbes. 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很符合它,无论是从性别还是毛色还是性格】

如果我们的小Benjamin记日记的话今天的内容大概就是这样的。可他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他的确决定叫这只猫为Willard Hobbes,神秘又带着点儿气定神的危险,让他觉得难以捉摸的灰猫Willard Hobbes.

这是Benjamin Linus遇到灰猫Willard Hobbes后的第三天,他踢的石子砸中了Hobbes(这是无意的,他保证),Hobbes送了三道伤口在他的脚踝上(这显而易见是有预谋的),他踹翻了Hobbes的窝(这也是无意的,显而易见),Hobbes... 呃,Hobbes没有再对他做什么。

看上去像是Ben欠Hobbes一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翻你的窝”的道歉。

于是这一天傍晚Ben又来到了那个巷口,这次灰猫在那里,努力把昨天自己踢出去的垫子拖得更远一些。

“我是Benjamin Linus.”见到猫时的自我介绍显然是必须的,要表明自己诚恳的态度。

“你是Willard Hobbes.”还需要顺便把对方的名字也介绍了,这样以后称呼彼此就方便许多。

刚刚被赠送了一个新名字的灰猫Willard Hobbes歪了歪脑袋,前爪捋了捋胸前的毛,并没有表示赞同或是反对。

“显然不能指望一只猫能说话。”Ben推了推圆圆的眼睛,想要打破一人一猫之间沉默的气氛。

Hobbes的眼睛是蓝绿色的,此时这双眼睛微微眯起,将眼前这个自言自语的少年从上而下打量了一遍。瘦小,在人类看来或许长相清秀,身上混杂着莫名的烟酒味,最后这一项让它很不舒服。于是灰猫最后瞥了男孩儿一眼就转身走开了,它还得给自己找一个窝呢,睡在砖头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Ben觉得Hobbes在打量完自己后皱了皱眉眉头,虽然他怀疑猫是否能够皱眉,但这并不妨碍冒犯他十二岁的自尊,并且是被一只猫冒犯了。

Day 5

“你给一只猫取名叫Willard Hobbes?”Miles张大了嘴巴,努力瞪起了原本不大的眼睛。

“嗯。”

“我真觉得七号兔子很可怜,你养了这么多年它都没有名字。”Miles砸吧着嘴摇头。

“噢,那可不一定,Benjamin会说‘七号’就是个名字对吧!”Sawyer突然挤进来甩着金色的头发挤眉弄眼,“我说的对吗,Juliet?”

“我以为你会叫那只猫Willard Linus之类,Ben,冠上你的姓,”Juliet白了Sawyer一眼,“我们什么时候能见见那只猫?”

事实上我们的小Benjamin Linus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Hobbes,灰猫的出现时间从来都不确定。猫科动物从来都有些说不上原因的高傲,但这只灰猫似乎更加...更加难以捉摸。

Day 7

灰猫拖着一张看上去更为柔软的垫子,这是在一户人家的晾衣绳上发现的,洗完后被晾在外面吹了两天,有皂荚的香味但没有人类的气味,是做窝的最佳选择。它费了不少周折才拿到这张垫子,包括差点被门前的狗咬到和从晾衣绳上摔下十一次并且被木夹砸到了头,因此灰猫衷心希望不要再有某一个莫名其妙会自言自语的小男孩闯进来留下自己的气息。

Hobbes清理了领地周围的污泥和杂草,而后心满意足地坐在软垫上舔着自己的毛,保持干净和健康是每只猫,尤其是它这样有点儿洁癖的猫的重要功课。

在习惯性地抬爪梳理胸前的毛时巷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没看到人影前Hobbes就能听出那是Benjamin Linus。毕竟他在过去一周里来过很多次,有时候一天会来两次或者更多,在这种频率的“探望”下任哪一只猫都会熟悉他的脚步声。

Hobbes从窝里跳出来看着迎面走来的少年,在距离五步远时弓起身子示意对方不要再接近。

“Hobbes,这是一点儿吃的,鸡肝和碎鱼骨拌在一起,”Ben缓缓把一个盒子放在地上,“希望你能喜欢。”

“还有就是,很抱歉那天踢翻了你的窝,我不是故意的。”

Hobbes歪了歪脑袋,他听不懂面前的少年又在说什么,但是语气听上去出奇的真诚,它盯着Ben水蓝的眼睛瞧了许久也没看出敌意。

Ben放下盒子后想要伸手摸摸Hobbes的脑袋,灰猫本能地一下子跳开了,然后便看见少年耸耸肩站起,嘴角弯了一下。

盒子里的食物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男孩儿的眼神看上去也温和无害,而它的确也饿了,于是Hobbes犹豫了半晌还是凑到盒子边上吃掉了里面的食物。味道不错,用爪子洗完脸后的灰猫又舔了舔嘴唇,它吃出了鸡肝和鱼的味道,但里面还有一种它从没尝过的奇特口味,好在并不难吃。

时间调回见到灰猫第六天的晚上,一天都没有去过那条巷子的Ben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的网页上“猫吃巧克力可能会导致腹泻”的标题清晰可见。

Ben从冰箱里拿出一条巧克力,弄碎后拌在了装有鸡肝和鱼骨头的食盒里,嘴角勾起了一个诡计得逞的笑容. 

“我就是想挫一挫你令人恼火的傲慢,Willard Hobbes.”

谁说过来着,不要招惹青春期的小孩子,他们无理的报复方式总是让人哭笑不得. 

当然此时无精打采地趴在窝里的Hobbes想不到这句话,它只是觉得果然不应该相信人类装出来的纯良表情,尤其是幼崽的。

Day 20

一二三四五... 距离上次见到灰猫Willard Hobbes已经过了十三天,不知道拌了巧克力的食物它吃了有没有事。

“我说给人家下药的是你,现在担心的也是你,自作自受。”Miles一语中的。

“那是巧克力,Miles,不是什么‘下药’。”Ben扣着自己的桌子有些烦躁。

Willard Hobbes这几天也很烦躁,腹泻让它全身都没有力气,软软地趴在垫子上不想动弹。偏偏肚子又很饿,于是还是得支撑着出去找吃的,一来二去连身上的毛都没有从前顺滑了。 

力气稍恢复了一些后Hobbes去了Ben的家——是的作为一只聪明的猫它当然知道了这个心地并不善良的小鬼住在哪里。潜进后院的时候它还是怀着点报复的心思,想着要不要偷走院子里的衣服或是把薄弱的后门抓坏。 

有烟酒的气味从房子里飘散出来,Hobbes不舒服地抖了抖毛,辨认出这是被自己扔掉的那块软垫上的味道。客厅里亮着昏黄的灯,里面传来另一个不属于Ben的声音。Hobbes仍旧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可它能听出声音里的怒气,还有夹杂着的碗碟碎裂的声音。

“爸爸,我......” 这是Ben的声音,语气是既不是叫它名字时的试探(这么多天后它大概明白了Hobbes这个音节可能是人类幼崽给它取的名字),也不是对着自己说话时的轻快,而是一种夹杂着惶恐和惧怕的声音,就像那些被它打败的猫发出的叫声一样。 

于是Hobbes最终放弃了报复的想法,转身像来时一样悄悄地走了。 

如果Ben能知道那个晚上之后Hobbes对他的印象是“被更强大的力量打败的人类幼崽”的话,肯定会气得跳脚并且会再找个什么办法报复回去。

好在他并不知道,所以一人一猫后来才能渐渐地和平相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Day 21

今天是周末,Ben却早早地就起床了。他在昨晚入睡前终于决定在时隔两周后去看看Willard Hobbes究竟怎样了。 

鸡蛋磕进锅里,黄油融化后抹在面包上,水壶里的水烧开发出吱吱的声响,Ben的心情突然就像早晨的天气一样。 从冰箱里拿出一条鱼,放进开水中片刻捞出沥干,他希望Hobbes和自己希望喜欢今天的早餐。

当然他还一样希望灰猫能不要因为上次的巧克力事件再挠自己一爪子。 

Ben第一次在清晨走进这条巷子,他一边向四周张望一边叫着Hobbes的名字。 灰猫正懒懒地在垫子上舔毛,突然听见Hobbes这几个音节,刚从垫子上跃起便已经看到少年走近的身影。 

“我带了鱼给你,早餐,”Ben晃了晃手里的食盒,带着点讨好求和的意味,“这次里面没加...奇怪的东西。” 

Hobbes犹豫了一会儿走上前去,轻轻嗅了嗅盒子里的鱼,新鲜的。 

“尝尝看。”Ben也跟着蹲下,把盒子往前推了推。 

Hobbes伸出舌头卷起一块鱼肉的时候Ben小小地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只看上去傲慢难以相处的灰猫几乎是立刻就原谅了自己上次的“投巧克力事件”。 

而Hobbes只是想起了Ben被另一个男人“打败”的场景,也许吃一块鱼肉能安抚一下这个人类幼崽受挫的心。 

虽然一人一猫的想法不同,但好在殊途同归。在他们相遇的第二十一天里,一种微妙的可能算作友谊的东西开始成型。   

Day 50

从小Benjamin Linus的角度看来,他和灰猫Willard Hobbes的关系已经算得上是亲近: 他会给Hobbes带吃的,会和他说说话,甚至就在前两天送了一个新的软垫给它。好吧,虽然灰猫还是不允许他靠近它的窝五步以内,也不愿意让他摸自己的脑袋。 

但总要一步一步来的,不是么。Ben摸着今天要带给Hobbes的午餐想着。 

Day 150

灰猫Hobbes在五个月以前是一只有戒备心,有攻击性,还有点儿洁癖的聪明的猫。 当然它现在依然如此,但是和五个月前不同的是Benjamin Linus已经不在它的“入侵者”名单之内了。 

但即使从名单里被移除,被一个人类幼崽摸脑袋这种事情也是绝不可能发生的。Hobbes趴在少年送的垫子上顺了顺胸前的毛想着。   

Day 213

明天是学校的“动物节”,顾名思义就是要求学生们尽可能带一只与自己亲近的动物来学校,“大家一起体会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意义”(Jacob校长原话),当然每年到了这一天都会有很多孩子抓些乌龟或是金鱼草草了事。 

去年Ben带了自己的七号兔子来,今年它显然是不可能来学校了。于是Hobbes成了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Miles等一群小猴子们也早就想见一见Ben口中神奇的灰猫了。 但怎样让Hobbes配合自己来到学校成了难题,它总是拒绝自己碰它,更别提抱着它去学校了。 

“Hobbes,周一学校有一个活动,能陪我一起去吗?”放学后Ben来到巷子里蹲在灰猫面前好声好气地请求着。 

Ben撑着脑袋想了一节历史课也没有想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在面对别人时他总能用那么一两个条件交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Hobbes,他真的不知道这只猫想要什么。 

灰猫歪歪脑袋,觉得面前少年的声调出猫意料的柔软,它好像总是不能拒绝Ben用带着点软糯的声音对它提出的要求,虽然大部分时间听不懂Ben在说什么。

还好Ben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然他一定会好好利用这把嗓子。 

Hobbes起身绕着Ben转了两圈表示同意,还没来得及站定便被少年从头至尾揉乱了毛。 灰猫的毛比想象中的柔软,还带着点儿烘烘的暖意。Ben就这么笑了起来,眼中是少见的雀跃。 

算了,就让他摸这么一次好了。Hobbes抖了抖身体,把弄乱的毛慢慢理顺。   

Day 214

Hobbes从书包里探出头来看着地面晃悠悠地从眼前略过,颇为满足地舔了舔胡须上残留的鱼的味道。他并不知道Ben要把自己带到哪去,但既然自己昨天答应了少年的请求就没有食言的道理,何况它还做了随时从包里跳出来逃离危险的准备。 

等到Ben把自己连着书包一起放在课桌上时灰猫都没有发现潜在的危险,直到一群唧唧喳喳的人类孩子把自己包围。 

它一向不喜欢幼崽,同类如此人类也如此。 

“你竟然真把这只猫带来了Benjamin,七号兔子知道了一定伤心欲绝。” 

“它看上去真可爱,一点也不脏。” 

“我可以把我的乌龟放在它旁边吗,Ben?” 

无数个声音在Hobbes耳边交替响起,连带着还有无数伸向自己的手。

Hobbes在躲避不及后跳下了课桌,却又被重新抱起放在了另一个平台上,身边还有一只乌龟。它亮出爪子扣紧桌面,身子弓起,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这才吓退了一些试图继续把手伸向自己的孩子们。 

Ben看着平日里总是懒洋洋不让自己触碰的灰猫此时被一群同龄人围着揉来揉去,一丝不乱的毛早就混乱地翘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也有没辙的时候,Hobbes.” 灰猫机敏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抬头看向Ben时发现对方嘴角挂着嘲弄的笑意。于是它一下子蹿至少年面前的课桌,抬脚啪一下结结实实地踩在他的手背上。 

Ben翻过手来握住了Hobbes毛茸茸的爪子。灰猫在最后一刻收起了利爪,他看见了。   

Day 365

后院的树下站着一个男孩儿,身边蹲着一只通体灰色的猫。 

“今天又是我生日了。” 

 灰猫歪着头看了男孩儿一眼,用爪子抚了抚胸前的毛。 

“很高兴能认识你,Willard Hobbes.”少年有那么一瞬间想弯腰去摸摸猫毛茸茸的脑袋,但最终还是止住了。

灰猫用头拱起少年的裤脚,湿润鼻子轻轻贴着他脚踝的一处皮肤,那里有三道早已愈合的伤口,现在只剩下几不可见的疤痕。 

“生日快乐,Benjamin.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70 )
  1. 千秋月别雪悠悠木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