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After War(3)

Reese把被子铺到地上后平躺在左侧,右侧的被子则掀起盖在身上。感受了一下地板的硬度后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相比起柔软的床垫,还是坚硬且略带着寒气的地板更加让他安心,那让他想起军营的夜晚。

“Reese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下来喝杯茶怎么样?”Finch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连带上来的还有隐隐的绿茶香气。

床边的闹钟显示八点三十分,这个时间睡觉肯定是有些早了,但对于喝茶来讲却是有些晚。Reese掀开被子站起,拍了拍Bear示意跟上后便走下楼梯。

“我希望你记得我们的约定,Reese先生。”在踩上头几级楼梯时Finch略带紧张地说道。

“好好好,不走室内楼梯。”Reese生生将自己转了一百八十度后朝着窗户走去,似乎要发泄不满一样把逃生梯踩得咣咣作响,Bear跟在后面很配合地也发出不小的响动。

绕到前面煞有介事地把前门敲了三下后,小个子男人的脸出现在被打开的门后。

“请进,Reese先生。”Finch表现得真的像是在迎接一位前来拜访的客人。

“说真的Finch,有必要这样吗?”在军队里习惯了简单直接行事的Reese显然不能接受这种浪费时间一样的行为有什么意义。

“这是对私人空间和个人隐私的维护,Reese先生。”

Reese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想到一周前跟踪面前这个小个子男人时被发现的场景。那时Finch给自己冠了个小美人鱼的称号,却也不见怎么生气地将他领进了书店。不过他在部队多年,其中部分时间是侦察兵的他有足够的自信让自己不被发现,这个小个子一板一眼的书店老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Reese先生,Reese先生?”Finch看着面前一会儿表情放松一会儿又眉头紧锁却一直对自己的问题恍若未闻的高大男人,抬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什么?”

“我觉得有必要谈一谈那天路上发生的事情。”Finch摩挲着浅绿的杯子,努力寻找着合适的词汇。

所谓“那天路上发生的事情”,是指Reese跟踪Finch的那一天他们从路上回来时发生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Reese在打量了自己规模不大且看得出年代久远的书店后,终于确信这不是Finch谋划阴谋的神秘场所,因而表情看上去也放松很多。Finch会用自己文雅而慢条斯理的声调向前来的顾客推荐书籍,Reese则在书架之间闻着油墨的香气踱着步子。 

在他们中午走出书店时Finch甚至能感觉到Reese变得放松起来,不复初遇时的紧张,直到——

直到一个迎面走来的路人从口袋里掏出某种黑色的物体。

Finch没有看清Reese是怎样移动的,等他回过神来时,高大的男人已经把那个迎面而来的男人摔在了地上。膝盖抵住对方的胸膛,一只手把黑色的不明物体迅速甩了出去。某个倒霉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掏出钱包就被凶神恶煞的男人摁在地上不能动弹,看样子对方也不是想抢劫自己。惊吓之下只得把目光投向站在不远处和善些的小个子男人。

Finch记得自己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后把手搭上Reese的肩膀时,手掌下方肌肉绷紧得像块石头。他反复重复着“那只是个钱包,没事的Reese先生”,直到Reese松开可怜的路人后站起。

 

“我说过我以为那是自制炸弹,Finch,这没什么好谈的。”Reese放下杯子,故意让语气里带了些强硬。

“我认为你需要......”

“我不需要。”指节“咚”一声敲打在桌面上,然后是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你的伤口需要拆线了。”不动声色地改换了话题后Reese果然重新坐下,带着点不情愿的怨气把脚搁在一张矮些的凳子上,然后脱下袜子让Finch把缝合线剪开。

Finch的鼻尖离Reese的脚掌很近,呼出的气息拂过脚心时带来微微的痒意,蓝色玻璃一样的眼珠配着一丝不苟的神情格外合适。

“你怎么能发现我在跟踪?”Reese为了分散自己集中在脚掌的注意力打算随便问点什么,谁知一张口竟然是这个。

Finch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好像凝视着Reese脸上的某一点,又似乎透过他在看别的什么:

“以前习惯了。”

Reese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于是轻咳了一声,“希望我的脚没有奇怪的味道。”

“不用在意。”

 

什么叫“不用在意”?难道自己的脚真的有味道?Reese躺在地板上不甘心地嗅了嗅自己的脚,明明没有异味。

刚拆线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还是有轻微的疼痛隐隐泛上来。一只带着凉意的手在这时抚上了长长的伤口,然后沿着脚掌抚上脚背,延伸至小腿。不是全然贴合的抚摸,而是指尖轻触皮肤,将至未至地一路向上,带起沿途一阵阵的战栗。当手来到大腿内侧时,Reese全身都抖动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也没有反抗。

高大男人温暖的身体渐渐让冰凉的手沾染上温热,手指在Reese胸前的凸起慢慢地打着转。等到两点完全变硬时又继续向上,在喉结处反复摩挲着。Reese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像被缚住一样,只能闭着眼睛由着这只手在身上作乱。手指 插 入 柔软的口腔,搅动舌头抵住 内 壁 后开始反复 抽 送 ,却并不着急,一下一下慢条斯理,逼得Reese的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

恍惚间Reese觉得自己看到一张脸,努力辨别后发现是他的小个子房东。

竟然是Finch.

在认出的一瞬间炮火席卷上来,Finch的脸立刻就扭曲消散在一片硝烟之中。

Reese猛然坐起,发现原本垫在身下的被子早被扯开不知丢到哪个角落里,手搭上额头时发现那里早已冷汗密布,而那个地方......

还是去冲个冷水澡吧。


评论 ( 17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