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讲故事的人(4)

“Harold,我睡不着。”Reese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说,右手仍紧紧握住Finch左手的小指。

Finch本能地觉得身边的人大概又如年幼时偶尔的撒娇,刚准备伸出没被握住的手去安抚地拍一拍他,却听见Reese又开口:

“我闭上眼睛看见的全都是炮火。”

“Reese先生...”

“我以为战争会改变的只是几个国家,我那时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因此而改变。”

“Reese先生...”

“那些子弹和炮火,敌后的暗算和背叛全都没能置我于死地,我知道这肯定是因为你,Harold.”

“Reese先生...”除了一遍一遍地叫着Reese的名字,Finch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将小指抽出,手掌翻转将Reese握成拳的手轻轻覆住。

不过半个月前还是懵懂的幼童,转瞬便已经成了从炮火中走出来的男人。当年能轻易牵住的小手如今Finch摊开手掌也只能堪堪包住。

“和我一起回去看一看吧,Harold.你不想去看一看亲手创造出来的东西吗?”天色微亮的时候Reese说。

似乎是个没办法拒绝的邀请,只是去看一看而已,Finch这样想着。“那我要怎么做?”

“吻我。”Reese说完便侧过身来,作势把脑袋凑了过去。

Finch吃惊地向后小幅度仰了仰,转念一想也许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吻”都是有特殊力量的行为,于是没有反抗地闭上了眼睛。

Reese看着眼前作家微微颤动的睫毛,轻笑着把嘴唇印了上去。

睁开眼睛时什么都没有发生,Finch还是在卧室的床上,而旁边的Reese笑得眉眼都揉成了一团,将手臂挡在面前以防Finch可能的羞恼攻击。

“我开玩笑的,这又不是什么《睡美人》的故事。”

Finch并没着恼,他看着孩子一样恶作剧成功的Reese仿佛脱出了此先战场的阴霾,心下一松也笑了起来。

他伸出手去想揉一揉Reese的头发,手伸至半空又突然顿住:“我总是忘记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Reese先生。”

Reese却浑不在意地把头略低了低,凑上那只悬在半空中的手,让Finch接触到了自己的头发。

还是那样柔软的触感,又带着点夜晚的凉意,和刚刚的吻有些相似。

“所以究竟要怎样才能进入故事里的世界呢?我希望你不要再想出什么比吻更深入的方法。”Finch歪了歪头,看着被堵得说不出话的Reese.

“那是你的故事,你只要想去自然就能进去。”Reese偏过脸试图掩藏可疑的红晕。

于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Finch从手指开始,慢慢和Reese一起消失在现实的世界里。

Reese碰了碰Finch的肩膀,“我们到了,Finch.”

Finch在脚再次感受到坚实的土地时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Reese的世界里——这和他故事里描写的分毫不差。但即使在脑中描摹了无数遍,真正走进这个世界的感觉依然是新鲜的。

他半侧过身去看向Reese,男人的身高让他微微仰起头才得以看清他的脸。

眼下大约是正午,因为太阳在南边直直地照过来。Finch第一次在这样充足的光线里观察Reese的面容,光线穿过他的睫毛投下扇子一样的阴影,眼眶里蓄着一汪湖水,鼻梁挺直到鼻尖处微微凹陷,抿着的双唇弯出微笑的弧度。

他的内心终于认同了Reese已经成为了一个成熟男人的事实,还是这样一个英俊而高大的男人。

“终于意识到我其实还是挺帅的吗,Harold?”哦对,再添上声音里有种天生温柔的低沉这一点。

“不,是终于意识到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被揭穿的Finch面不改色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向前方的房子走去。

街区空荡荡的,也许是所有人都在午睡。

这个想法刚从Finch的脑海里冒出来,就有许多人打开屋子的门走了出来。并不是所有的面容都是熟悉的,Finch只能从身材和举止中勉强认出其中的一小部分,当中包括了腆着肚子向Reese打招呼的Fusco和叼着冰棒的Shaw.

人群开始切切私语,无外乎都是猜测来人是不是Harold Finch.

我是Harold Finch,下午好。当然这句话Finch还没说出口,但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一致向自己走来。

“你好,Finch先生。”

“很高兴见到你,Finch先生。”

“午安,先生。”

常年在家中独自对着电脑和书本的Finch被这种类似于“接见他人”的场面弄得有些不自在,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边的Reese却安之若素地站在那里,一只手还揽在Finch的腰上。

“严格来说你可是我们的‘父亲’,Harold,别紧张。”

“我可不知道我有这么多‘孩子’。”Finch斜了Reese一眼,紧张让他没有察觉到腰际多出来的一只手。

Fusco抹着一头的汗莽莽撞撞地走上前来,“如果你能把这里的天变得凉快点儿我会很感激的,眼镜儿...我是说Finch先生。”

“别对Harold指手画脚的Lionel,小心我踢你膝盖。”Reese不知从哪儿升起来的保护欲让他狠狠瞪了Fusco一眼。

“别这样对待你在战场上同生共死的伙伴......”Fusco小声嘟哝着,转身前又向Finch投去一个可怜的眼神。

凉快一些也没什么不好,Finch觉得自己在三件套包裹下的身体也微微地出了汗。

天气一下子就凉爽了下来,远处的Shaw似乎被冰棒的温度冻到了,夸张地咧着嘴。

“你真棒,Finch.”毫不吝啬夸奖的某人,却没注意到Finch显得有些复杂的脸色。

人群渐渐散回了自己的屋子,街道又回复了初来时的安静空旷。一个小女孩好奇地从窗户里探出头来,被温柔的母亲轻轻地抱回了卧室。

丈夫,妻子,还有两三个孩子,或许还有一条狗。Finch本以为自己也可以有这样的生活。他的眼前浮上了曾经爱人的面庞,红发的、美丽的、温柔的、智慧的、时而古灵精怪的、他的Grace.

一幢建筑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不远的拐角处,门被轻轻打开,一个红发的女人背着画板匆匆走了出来。

Finch僵在原地,颤抖着嘴唇叫出曾经爱人的名字:“Grace...”

TBC.

本来这一章是想完结的。。。结果不小心话唠了。。。【捂脸逃走

评论 ( 10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