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RF】七日谈(5)

Day 5

“请不要再给Bear喂你爱吃的那些垃圾食品了,Shaw.”

“左边柜子里还有糙米口味配方的伯恩斯狗粮,脂肪含量只有7.5%.”

“如果他不想吃的话请再混合一些三文鱼配方的,在柜子的最下面一层,但是也不要加太多,那种的脂肪含量有13%.”

Finch挂断了电话,抬眼看见Reese提着一壶羊奶进了门,另一只胳膊里还夹了一个蓝色的东西。

“你能相信吗Reese先生,Shaw给Bear喂了五天的三明治和汉堡,我希望她至少有记得把那里面的辣椒酱和黄芥末酱给弄掉。”Finch瞪大眼睛看向Reese,极为严肃地说道。

“如果我是Bear,我也不乐意吃那些糙米口味的狗粮,配料都是燕麦豌豆之类的,”Reese将羊奶放到冰箱里,一回头看到Finch不可思议的神情又连忙补充,“当然如果是你买的,那是怎样都要吃的。”

Reese还记得有一天Finch在溜完Bear后一脸沉重,回来后就一头扎进了电脑里搜索着什么。他被老板这样的架势吓了一跳,紧张地弹起来以为又有了新的号码。然而无论自己和Bear怎么呼唤,那个电脑前面的男人都像没有听见一样毫无动静,最终一人一狗只能面面相觑地等待着。

“我们以后给Bear换这种糙米口味的狗粮,脂肪含量低。”半小时后,Finch带着一种新闻播报员一样的神情宣布了这一消息。

“......”

“我发现它已经超重了,Reese先生,所以减肥势在必行。”

Bear默默地低下头发出一声呜咽,而Reese则心虚地摸了摸自己藏在衬衫下的肚腩。

好在小个子男人像是忽略了他们自己的体重问题,所以甜甜圈依然是甜甜圈,没有变成糙米卷。

Finch走上前去拿起Reese搁在椅子上上的蓝色物体,那是个靠垫,右下角还印了一只带着眼镜的兔子。

“Reese先生,这是作为上次我送你坐垫的回赠吗?”Finch研究着角落里的兔子图案,觉得跟自己莫名地有点相像。

“我回来的时候Jason太太送的,说你腰背不好垫着舒服些。”

Reese拿过靠垫竖在Finch常坐的那把圈椅上,搭着小个子男人的肩膀让他坐下,同时隐瞒了他之前向Jason太太提出在靠垫一角印一只兔子的请求。

Finch已经习惯了Reese这样的亲近。每天夜里都听着彼此的呼吸睡去,早晨醒来时一睁眼也是对方熟悉的面容。

Reese的睡姿极不规矩,每每Finch被身上异样的沉重弄醒,总是会发现自己的身上多出一只胳膊或是一条腿。更甚时自己成了Reese的人体抱枕,被高大的男人妥帖地拢在怀中。脖颈和腰被小心地护住,树袋熊一样的Reese呼吸绵长。 

这个即使在睡梦中也有着强烈保护欲的男人。 

“怎么样?”Reese后退两步看着窝在椅子里的Finch,像是送出礼物想要得到表扬的小孩子。 

“很舒服,帮我谢谢Jason太太,”Finch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感觉到靠垫柔软地填满腰和椅背间的空隙,“也十分感谢你,Reese先生,虽然我知道角落里的兔子一定是你的主意。” 

“不是我的主意。”被拆穿的某人快步走开,装模作样地去查看前一天在湖里钓来的鳟鱼了。 

Finch将椅子慢慢挪到靠近后窗的地方,他喜欢透过玻璃看到的风景。水杉树在连绵雪山和天空的映衬下显出一种倨傲的挺拔,树叶被穿梭其间的风吹成褐色铺满脚边。一些阴凉而潮湿的地方养出小小菌类,伞盖怯怯地张开。 

早年间Finch走过许多地方,无论是风景还是艺术都阅过无数。他从一幅画中看见整个世界的神秘在眼前展开,从一首歌中听到宇宙中万千的絮语。 

但是窥一叶而知秋,始终及不上这样的景象毫无忌惮地纳你入怀。 

捞了几条鱼在屋后处理的Reese感受到有目光的注视,回头便看到Finch在窗边出神。他伸出一只手挥了挥,等到小个子男人回过神来后投去一个微笑。 

Finch也报以一个笑容,打开窗户想让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却被其中夹杂的淡淡腥味弄得皱了皱眉头。 

“等烤完就没有味道了,但现在快把窗户关起来Harold.”   

 

心血来潮的前特工先生放弃了烤箱,试图生起一堆篝火来把鳟鱼烤熟。 

“这样才有本来的风味。”Reese卷起袖子干劲十足地说。 

“我以为CIA会有‘野外求生’这种培训项目,当然其中也该包括了怎样燃起一堆篝火。”在微弱的火苗第三次熄灭后Finch提出了质疑。 

“......” 

短暂的尴尬后Reese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大步向屋子里走去,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大束干草。 

“噢,我衷心希望这不是你从我们的床上抽出来的,Reese先生。” 

“拿了我那一边的。放心Finch,你的那一半还像之前一样厚实。” 

在牺牲了Reese当做床垫的干草后,火苗渐渐变得旺盛了起来,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

两条被串在竹签上的鳟鱼慢慢呈现出焦黄的颜色。Reese和Finch各拿着一根竹签,一边均匀地转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我觉得我们该撒些盐。” 

“盐在屋子里。” 

“Reese先生,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你用两千万拍下的那张爱因斯坦的手稿后来去了哪里?” 

“......” 

“我们还是吃鱼吧,Finch.”   

 

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全暗了下来,深蓝的夜空被漫天的星星铺满,不远处的小木屋被灯光映成暖黄色,空气里飘散着烤鱼的香味。 

“我记得你说过要唱《女武神》的,Reese先生。”Finch在咽下最后一口鱼后开口,声音在夜晚显得格外柔软。 

但Reese并不看向他,只是用竹签拨弄着面前的篝火,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在Finch几乎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Reese突然轻轻地唱了起来。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 

低沉而醇厚的嗓音,唱出来的却是一首童谣。Finch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跟着Reese一起唱了下去。 

密布的繁星在毫无遮挡的夜空里显得格外低垂,好像随时都要坠下来的样子。篝火的声音慢慢地变小,然后随着最后一块木头的耗尽而熄灭。

“Finch,你说我们会有这一天吗?” Reese终于转过头来,眼神温柔得让Finch觉得下一秒里他就要吻上自己了。 

在送走Leila时Reese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却被Finch含糊地否定。那时Reese还没有了解Finch的过去,Finch也还不懂Reese执念的救赎。可时至今日这些刀口舔血的日子让他们再也离不开彼此,那么这个问题自然也需要一个全新的答案。 

“会的,会的。”于是小个子男人毫不犹豫地回答,然后倾身吻上了Reese的嘴唇。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