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POI】昼夜(11)

【Reese】

Reese觉得有一团火闷在自己的胸口,烧得他连呼吸都是灼热的。

他轻轻咬着身旁正在沉睡的男人的耳垂,手一颗一颗解开他的睡衣扣子,探进去用力摩挲着,常年不见光加上鲜少运动让Finch的触感有种肉肉的柔软。Reese的嘴唇从耳朵缓缓下移,低头含住Finch胸前的红点,手指轻轻捻着另外一颗,下身已经本能地开始小幅度挺动着。

将自己撑起在小个子男人上方,Reese沉下腰去卡在Finch的两腿之间慢慢摩擦。这个姿势让他清楚地看见Finch的睡颜,规矩的,安稳的。然而本该扣好的睡衣却大肆敞开,胸前由于先前自己的吮吸而变得泛红。这让Reese更加难以自控,喉间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他将Finch的手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向下试图把他的睡裤也扯开。

在手指探到Finch微热的后穴时Reese突然停住了,而后他猛地翻至床侧,目光在天花板上逡巡,试图平复自己仍然急促的呼吸。

窗外的街道上是繁忙的清晨;他在发烧,唇齿间除了方才亲吻时交换的气息还残留有清粥的味道;Finch维持着Reese刚刚摆弄的姿势,无知无觉地睡着。

Reese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用“侵犯”这个词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他不想也不愿意再让Finch离开一次了。他想起身出去,可辅一离地晕眩的感觉就争先恐后地袭来。于是他小心地占据着床最靠边的一点位置,等待着欲望消解,也等待着Finch醒来。

可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

腿间挺立的欲望在十分钟后依然没有消下的迹象,Reese觉得自己胀痛得快要爆炸了。

他侧头看向身旁的Finch,仍是安静地睡着,在试探过后依然没有转醒。于是他再一次凑近并脱下裤子,然后捉住小个子男人的手覆在他的分身上。

Reese在滚烫的欲望被Finch略带凉意的手裹住后终于忍不住地低吼,他操纵着小个子男人的手上下撸动了几下,然后便不可抑止地射了出来,白浊的液体尽数洒在手和床单上。

在给Finch和自己清洁过、把床单换成另一条带有兔子图案的之后,躺在床上的Reese终于体会到了发烧和发泄过后一波一波袭来的疲惫。

当你每日不能成眠,当你体验过成千上万个孤独的长夜,当你比所有人走过的时间都要长久,当你几乎要开始怨恨生命的漫长。却有这样一个人猝不及防地出现在面前,用一种毫不自知的方式拯救了你快速下陷的生活,甚至让你变得像一个青春期的毛头小子一样冒失而手足无措。

“恩赐”二字纵使再慎重,也不过如此了。

Reese迷迷糊糊地微笑,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男人急剧颤动的睫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nch突然坐起来的时候Reese吓了一跳,这个小个子男人平日里做什么都带有一种不急不缓的从容,如此急促的动作从未出现过。

“Finch,你醒了?”

留给Reese的只是一个冲出房间的背影,Finch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一阵惶恐略过,Reese支撑着自己发软的双腿跟了出去,却发现小个子男人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厨房里,出神地看着角落的食材。

“Harold?”确认Finch没有离开后他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些不安。

“我...我只是在想中午做些什么来吃,Reese先生,”Finch回过神来,低着头回答,似乎地砖上的某种图案吸引了他全部的视线,“快回床上去,你还在发烧。”

不管怎样Finch都还在这里,Reese甩了甩昏沉的头回到卧室,不愿意去多想。

半小时过去。

一小时过去。

Finch一直在厨房里没有出来,对于Reese隔几分钟就响起一次的呼唤也只是用简单的“嗯”来回答。

他知道了。躺在床上的高大男人不得不正视这个不愿去想的可能性,不安漫遍全身。

“我做了焗土豆泥,希望不太油腻,”Finch戴着巨大的烤箱手套,终于端着容器进了卧室,示意Reese把小桌子架好后将盘子放在上面,“我再去把汤端来。”

“Harold,今天地上是长了钱出来吗,你一直不抬头。”Reese用一个笑话试探。

“我去端汤。”小个子男人抿了抿嘴,还是没有对上Reese的眼睛。

在汤被放在桌上后Reese握住了Finch的手,带着一种急于证明的迫切。对方却像是被电到了一样想要抽回,他万般无奈却也只得松开,默默用勺子舀起一勺汤送进嘴里。

清清淡淡,却令五脏六腑都感到舒适,像极了做汤的人。

“Reese先生,”Finch站在床边怔忪许久终于开口,眼神依然是闪避的,Reese注意到他的两颊泛起了大片红色,“Reese先生...”

“我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Reese先生。”Finch带着某种冲撞的勇气将头抬起,看向面前这个发烧的病人,瞪大的蓝色眼睛里有着一丝不管不顾的神情。

果然如此。

猜想被证实后没有石头落地的解脱,Reese被坠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想道歉,想责罚自己的冲动,想做些什么去弥补。他看着Finch的表情,带着一种近乎乞求的讨好。

无数种承诺从脑海里奔涌而来却又被自己一一否决,他太清楚“以后不会再如此”的诺言就是一个谎,而一个人怎么用谎言去留住另一个人。

“Harold,不要再离开了。”百转千回后他只是拽住Finch的手,执拗地不肯松开。

就只是没有理由的想你留下。

Reese感觉Finch的手在自己的掌心里动了动,似乎还是想要抽开,于是他更紧地攥住,手指嵌进对方的指缝间,是十指交扣的姿势。

然后他听见Finch叹了一口气,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抚上他的额头。

“我去给你拿退烧药,Reese先生,快把午饭吃完。”

—TBC—

写肉无能星人在此。。。两行肉渣快要我老命了也是哭瞎。。。

评论 ( 20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