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POI】昼夜(9)

【Reese】

“你比看上去要会照顾人。”Shaw看着将熟睡的小个子男人轻轻放在卧室床上的Reese说。

Reese把枕头拍松后微微调整了位置,又把毛毯拉至Finch的下巴处,走出房间并轻轻关上了门。

“要看对象是谁,”他冲着客厅里的Shaw笑了笑,“需要什么喝的吗,医生?”

“虽然我喜欢你吧台上的那瓶酒,但是现在是工作时间,所以水就好。”Shaw听到回答后露出一个“我明白了”的笑容。

Reese点了点头,从厨房接了一杯水递给已经在客厅沙发坐下的Shaw,“所以有药物可以治疗Finch的症状了吗?”

提及Finch的病时Shaw的笑意微微收敛,“是有药物可以进行缓解,彻底根治的希望并不大,并且合理睡眠和辅以运动的重要性不亚于药物治疗,因此我希望他能聘请一位护工。”

“嗯,现在这里就有一位,”Reese指指自己,在Shaw质疑的眼神里又补充道,“告诉我应该做什么,我可以的。”

“你们在商量治疗方案吗?我认为如果是治疗方案的话我应该在场。”Finch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刚从卧室走出来的他头发有些乱蓬蓬的。

“如果你不想穿拖鞋的话至少也要把袜子穿上,Finch。”沙发上的男人站起身来,微微皱了皱眉。

Reese听到Shaw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不可抑制的轻笑,他忽略了这个声音,走向鞋柜拿出了Finch之前的拖鞋。Finch的一切都和原来一样摆放在应处的位置,对于能够最终在公园里等到这个固执的小个子男人,他除了“感激”一时竟想不出其他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谢谢,Reese先生,”Finch把脚塞进拖鞋里,脸有些微微发红,Reese注意到他仍然试图板起面孔,“但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你未经我同意就把我又带回你的住处的行为。”

“得了吧Harold,你在睡过去之前明明就答应了,”Shaw耸耸肩说,无视了Finch投来的“责备”的目光,“我得走了,记得好好遵从医嘱。”

Reese闻言拿起吧台上还未拆封的酒递给走到公寓门前的Shaw,“我大概不会再需要这些了,医生,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当做礼物吧。”

“我会定期来给他复诊的,”Shaw愉快地接过瓶子,在离开前回头眨了眨眼,压低声音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卧室里那条兔子床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觉得Finch有些时候是挺像兔子的。”

送走Shaw后Reese回过身来,有些惊慌地发现客厅空荡荡的而Finch并不在那里,他微微扬起声音喊着Finch的名字,在看到小个子男人从厨房探出的脑袋后又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想倒一杯水,Reese先生。”

“啊,好,”Reese转过脸去试图掩饰自己浮上来的略微尴尬,“Shaw刚刚告诉了我你需要服用的药物和一系列注意事项,以及她屡次向你建议都以失败告终的运动计划。”

“Shaw医生还一直都建议我聘用一位护工来保证运动计划的顺利进行。”Finch抿了一口水,语气里都是不赞成。

“你现在有了一位护工,”Reese走到Finch面前看着他,语气轻快,“我就把你离开时我的账户里突然多出的一笔巨款当做天价工资好了,Harold.”

* * * * * * * * * * * * * * *

卧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一丝光线透过缝隙投射到Reese手里拿着的写得密密麻麻的药物说明书上,他推了推并不常戴的眼睛,试图理解上面说明的药理作用。Finch的呼吸依然均匀绵长,空气里隐约散发着沐浴露的气味,所有的元素都让他彻底地安下心来。

Finch的确是真切地躺在这里的,Reese终于能够确定。

床边的矮柜上闹钟突然滴滴地响起。Reese走上前去摁下它,刚好三点——Finch睡了两个小时。

Shaw的建议是在白天尽量保证Finch每隔四小时都能有两小时的强制睡眠时间,“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的话,可以试试这种方法能不能减少他不规律入睡的症状”她的原话是这样的。

幸运的是耐心和时间这两样东西他都有。

Reese轻轻地摇着还在睡眠中的男人。Finch的身上散发出温暖的气息,他需要努力克制自己连同毛毯将他抱进怀里的欲望。

大概是药物的确起了作用,Finch能够在他的帮助下从睡眠中醒来,虽然有时清醒不足四小时就又会睡去,但这终究显露出了好转的迹象。

他从没有这样精准地掐着时间的经历,但是如今“四小时—两小时—四小时”几乎要成为自己规律的生物钟,不用闹钟的提醒也大概能感知到。每天的二十四小时被规律地划成四个部分,于是他们有早餐、午餐、下午茶和夜宵。他和Finch的小肚子在这样的饮食里渐渐凸显了出来,于是由于小个子男人的抗议而一直被搁浅的运动计划也被Reese强制提上了日程。

“我不认为这会对改善症状起到多大的帮助,并且这可能会伤害到颈椎。”Finch在做完一组并不标准的俯卧撑后抱怨,有些僵硬地试图起身。

“遵从医嘱,Harold. Shaw的大部分治疗计划都算得上成功。”Reese再熟练不过地将地毯上的人托起,顺手递过一杯水。

Finch接过水少有地灌了一大口,“我不知道你和她为什么坚持不让我服用抗抑郁类药物,这能减少猝倒的次数。”

“副作用,副作用”不知道是第多少次驳回Finch的这个提议,Reese无奈,“这一个月来你每次猝倒我都能接住你,况且次数也在变少。”

 

夜晚的寂静开始变得和白天的阳光一样美好,咖啡的香气开始和煎绿茶的味道混合着蔓延,公寓门前并排摆放的拖鞋,厨房里成双的碗筷,客厅的茶几上双数的玻璃杯。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