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POI】昼夜(3)

【Reese】

Reese在说出那一句话后自觉失言,虽然急急顿住却也没法收回。他不安地看向Finch,却发现沙发上的小个子男人就那样坐着睡着了。

于是Reese起身,将Finch缓缓放平在窄小的沙发里,拽过椅背上自己的外套将他裹住,随后又将公寓里空调的温度微微调高。做完这些后他又看向Finch,意识到添置一张床和一些毛毯是多么的势在必行。

他不知道这次Finch会在多久后醒来,但Reese希望他不会因为刚刚的那一句话而感到不适。他太了解在万籁俱寂中醒来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这和他在每一个黑夜里无处可去感到迷失是同样一种感受。这让Reese在一瞬间有一种不知从哪里产生的归属感,就好像两只单独的齿轮终于得以拼合而后运转。

Reese又一次注视着沉睡的Finch,觉得自己长久不能安眠的失落在这个人身上得到了补偿。他不是不知道Finch是何等渴望清醒,但某一时刻他自私地希望他能一直这样熟睡以给自己带来安宁。

冬日里近十二个小时的黑暗竟然变得不那么难熬,而Reese在享受这样的平静时又盼望着天亮。只是这次终于不是因为长夜的孤独,而是他需要在白天去买一张床。

 

即使不确定Finch会不会在早晨醒来,Reese还是做了两份早餐。幸运的是小个子男人这次赶上了早晨补充体力的机会。

“Reese先生,真的谢谢你,”Finch小小地抿了一口牛奶,斟酌着措辞,“但是我大概会是个...麻烦,你真的不需要如此照顾我。”

“和我住在一起的话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吗,Finch?”如此直接的问题。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恐怕会影响到你自己的正常生活。”小个子男人显得有些不安。

“我的生活本来就不正常,Harold。”Reese站起身将桌上的盘子收拾进厨房,它们被丢进水池时发出叮当脆响。

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才能劝服眼前这个拘谨的男人长久地留下来,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自己如此执意地想要Finch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他认识Finch不超过两天,对他几乎一无所知。但另一方面,谁又能比Reese更能了解Finch?他们这样相似。

“一会儿我们去买一张床和一些毯子。然后我们去你家拿一些你的生活必需品,还有工作资料,如果你需要的话。”Reese从厨房出来,宣判一样地说出自己的决定。

如果说不清道理,那么就强留。

“......好。”在一阵沉默后Reese终于听到Finch肯定的回答。

到达商场时Finch在后座睡着了,Reese在他手边留下便条,将车窗开出一条小小的缝隙后才离开。

导购将他当成想给妻子一个惊喜的贴心丈夫,不断给Reese介绍着许多有着夸张装饰的巴洛克风格的大床。Reese不得不屡次按下自己想扶额的冲动,不用说他不是来给什么“温馨的小家,可爱的妻子”来挑选床铺的,再说真的有人会买一张床作为惊喜送给爱人吗。

回到车里时Finch已经醒来,看到Reese回来后没有说话。但Reese在沉默中感受到这个小个子男人深深的歉意,他一时不知如何将Finch从歉意中拖拽出来,只得问了住址后一路驱车至Finch的住所。

小个子男人拒绝了Reese的帮忙,执拗地将自己的物品一次一次地从家中提出,最后拿出来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我们可以走了,Reese先生,”Finch的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露出一个轻微的笑容,“没有在搬运的中途睡着真是万幸。”

 

最终被运回公寓的是简洁的橡木床架,床垫是另外挑选的,适合Finch受伤的脊椎。

“我会付款给你的,Reese先生,谢谢你,”Finch的语气像是在和商人讨论一桩买卖,“但是,我想我大概过了睡珊瑚绒兔子床单的年龄了......”

Reese耸耸肩,他只是觉得兔子很适合面前这个男人,当然这纯粹是自己的一点恶趣味罢了。

兔子先生坐上床的一侧,用手按了按床垫,“我想睡上去应该会......”

Reese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住话刚刚说了一半就倒下的小个子男人,揽住他的腰,轻轻用力将他抱起,妥帖地放在床上后盖上被子——他最终忍住了买有兔子图案被子的冲动。

他买了张双人床,Finch没有发现,Reese当然也不打算明说。下一步就是给公寓的各处窗户装上合适的窗帘。Reese这样想着,从书房的抽屉里拿出卷尺,开始丈量所有窗户的尺寸。

一切都做完后,他回到卧室,就那么坐在地上。头微微后仰,看着熟睡的Finch。

空荡了很多年的卧室终于被填满的感觉是怎样的?就好像是一直盲目向前的道路两侧突然出现了指示的标牌,而后又开满了鲜花。Reese闭上眼睛,想象着有窗帘后能够制造的黑暗,那一定是一种不同于黑夜的黑暗。光线不是被阻挡,而是被过滤,变得柔和后照进房间,变成睡眠中美妙的梦境。

这一切都是他曾没有兴趣体验的,床和被子的温软于他来讲从来都是冰冷的讽刺和嘲笑。但现在他终于能心平气和,甚至有些欣喜地接纳它们来到自己的公寓。

那一瞬间Reese明白了自己对Finch的执念,无关牵绊,无关情欲。他留住他,似乎是为了抓住自己从不曾拥有的柔软。

这听上去像是一场自我的救赎。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