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 RF Larold
爬墙进行时 偶尔出没
爬墙号【木言不言】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POI】The Library Chapter5

5

虽然Finch一路上都在提醒Reese自己妹妹对于大型犬异于常人的狂热,但是当他们牵着Bear出现在Fusco家时,Finch可以明显感觉到身旁的高个子男人看着飞奔而来的Shaw,脊背明显地僵硬了。 

Finch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安慰性地抚了抚Reese的背。

“神奇小子?你是电视上那个神奇小子?”Fusco努力忽略在自家地板上打滚的两只动物,将视线投向依然站在门边的高个子男人。

于是我们历来遵守各种礼仪的Finch先生终于想起来需要向大家介绍一下由自己带来的客人,即使他毫不怀疑连Tao这种将毕生精力都投入游戏中的人也认识这位英俊的明星。

生日晚餐的气氛出奇的融洽。Shaw并没有对哥哥忘记准备生日礼物这件事情表示出任何埋怨。 

“说真的Harold,冒充《纽约客》的记者这种事情总比你每天在图书馆喝茶看书有趣的多。况且你还给我带回来Bear这个甜心。”Shaw一边撕扯着牛排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并且没忘了分出一点肉给脚边不停摇尾巴的大型犬。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Shaw,咀嚼食物的时候不要说话。”Finch熟练地扯了一张纸巾递给妹妹,示意她将嘴边的碎屑擦干净。而后者接过纸巾胡乱随意抹了抹。

“Finchy你不能这么由着你妹妹你看她法无天的样子Reese先生的宠物完全被她霸占了!”Tao在桌子的另一边大声抗议,在接到Shaw一个狠狠的白眼之后瘪了瘪嘴。 

“Sameen,你不想看看我送你的礼物吗?”Root则完全忽视了Tao,看着Shaw缓慢而甜腻地说。 

“你们难道不感谢一下我为这次的生日聚会做出的贡献吗,嘿,我可是贡献出了自己的地盘!一会儿我还得洗盘子!”Fusco不满地嚷嚷。 

Reese看着眼前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聚会,Fusco抱怨被弄得乱糟糟的客厅和厨房,Tao大惊小怪地躲避着Bear的接近,Shaw狼吞虎咽的样子,Root不怎么说话却一直看着Shaw微笑。似乎没有人因为他的明星身份而有所顾忌,所有人的举动和表情都让他觉得放松而自然。 

还有坐在自己身旁的小个子男人,在来时一直絮叨着Shaw可能对Bear表现出的过度热情,不自觉地试图安抚他依然有些被吓到的情绪,在餐桌上因为怕自己被冷落而不时轻声地同自己说话,以及在用餐结束后拘谨地平放在桌上的双手。 

他像一只兔子。Reese想到这里,本来就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更明显了。 

Finch显然感受到了这种愉快的气息。虽然他不知道这样的愉快从何而来,但Reese这种显而易见的放松让自己之前一直担心这位明星会不喜欢这种家庭聚会的心情得到了放松。 

Finch很少将精力放在与人交往这种事情上,比起寒暄他更喜欢阅读,而这样长年累月的封闭让他几乎成为一座孤岛。 

但他开始不自觉地关注着Reese的感受,会面时带上他可能爱吃的甜甜圈,邀请他来参加Shaw的生日聚会。 

加上他竟然答应了Reese“饭后散步回住处”的要求。 

Finch是一座孤岛,Reese也许是驶向这座岛屿的航船,不管这个小个子的古板男人有没有意识到。 

而现在这条“航船”正试图攀爬进一座私人花园,黑夜里暖黄的路灯将他的剪影拉得分外好看。 

Finch此时显然无心欣赏这个剪影,他有点慌张地四处看着,“Mr Reese,我真心希望你不要私闯别人的住宅,被警察发现的话会对你的名声造成负面影响的!” 

“不会有人发现的,再说留这一园子的夜来香独自开放你不觉得浪费吗,Harold?”长手长脚的男人轻松翻过围栏,给腿脚不便的Finch打开了园门,孩子一样地眨了眨眼。 

好吧,我只是为了夜来香。Finch这样说服自己,却是有些欢喜地走进花园。

Bear一步一步地跟着,不时用鼻子拱一拱那些盛开的白色花朵,然后又触电一样地跳开。 

“Fusco警探做的牛排味道很好。”Reese说着从Finch手中接过Bear的链子,解开之后任它在花园里疯跑。 

“......”Finch觉得他的手擦过了自己的,短暂的触碰竟然让他有些愣住了。 

像双宫绸,有种舒适的粗糙。 

这都是什么比喻。Finch努力把这种感觉赶出脑海。

“Mr Reese,你为什么喜欢纽约?”Finch为了摆脱自己糟糕的想法,努力找出一个新话题。 

“因为…”被问到问题的高个子男人不自觉地用手来回磨蹭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找合适的措辞,“大概因为纽约很热闹。” 

“我不是说那种人很多的热闹,我是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去做的那种…感觉…”Reese停顿了,他偏头看向身侧的小个子男人,不确定他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

 “像一条河流。”Finch微笑地接过他的话头。 

“对,永远在向前,你所做的任何事情似乎都不会过久地停留…”Reese说着走向花园一侧的长椅,放松地坐下。 

“安全感和私密感。”Finch也缓缓在长椅上坐下。 

“对,就是这样。虽然我也许没什么资格请求拥有‘私密感‘,但纽约就能给我这样一种感觉。” 

接下来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夜间带着凉意的空气,夜来香散发着阵阵香味,远处Bear玩耍时发出愉快的呼气声。 

两个中年男人在夜里闯进别人的花园,惬意地坐在长椅上,舒适地沉默着。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9 )